《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 - 第1章

「江離。」
「我們離婚吧!」
豪華的卧室里,沈雲曦溫涼的嗓音響起。
江離罕見地愣神了兩秒,唇邊溢出嘲弄,「離婚?
你又想玩什麼把戲?」
「桌上的離婚協議我已經簽好字了。」
江離瞥見桌上的離婚協議,眼神驟暗。
下一秒,他狠狠捏住了沈雲曦的下巴,迫使她仰起臉和自己對視。
「一年前是誰使了下作手段爬上我的床?
是誰陰魂不散地纏着我娶她?
現在你說離婚就離婚?」
「沈雲曦,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了!」
面對如此暴怒的江離,沈雲曦一臉平靜地淡笑:「從前都是我的錯。
現在你解脫了,應該高興才對。」
看到沈雲曦臉上那點寡淡的笑容,江離的胸腔猶如火燒,捏住她下巴的手指不知不覺地用力。
白皙的臉蛋瞬間被掐出紅痕。
沈雲曦卻恍若未覺,像個感知不到疼痛的機械人。
「無趣。」
江離手指上的力氣一下子消散了,嫌惡地鬆開她。
不過短短一年的時間,沈雲曦身上再也看不見從前的半點張揚活潑,和當初那個敢給他下藥的沈雲曦判若兩人。
他信手抽過離婚協議,隨手一扔:「我們的婚姻結不結束,何時結束,還輪不到你做主。」
紙張像雪片般散落,江離推開門,反手將門重重的關上。
哐當一聲,沈雲曦整個人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挺直的背脊忽地鬆懈,全身力氣被抽幹了,緩緩癱坐在地。
傭人阿姨從廚房出來,想上前安慰又不知從何說起。
不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不在一個房間睡覺,一年到頭連話都說不上幾句,換作是她,也想離婚。
可先生的涼薄性子也不是一日養成的,是素來如此,當初太太又何苦處心積慮要嫁給先生呢?
唉……阿姨直嘆氣,轉身回廚房繼續幹活,再出來,便看見剛才還癱軟在地的沈雲曦,現在卻提着行李箱下樓。
「太太,您這是……」「我決定搬出去住。」
這個奢華卻冰冷的屋子,她再也不想待了。
阿姨看着她,竟然看不出傷心:「可是先生他……」「他會同意離婚的,反正早晚都會搬出去,還不如就今天。」
江離方才不肯離婚,多半是一時的男人自尊作祟,憑什麼他是被提離婚的那一個?
等他冷靜下來了,肯定迫不及待地簽字。
與其到時候被他趕出去,她不如自覺點主動走人。
沈雲曦直接開車回婚前住的公寓。
路上手機嗡嗡直響,她點開一看,首先吸引她視線的是那條微博推送——「驚爆!
當紅歌壇小天后林淵疑似吞葯自殺、緊急送醫搶救!」
……沈雲曦趕到醫院時,林淵已經清醒了。
一萬句罵人的話到嘴邊又罵不出來,她比誰都清楚,林淵一年前就患上了抑鬱症,有嚴重的自虐傾向。
沈雲曦又心疼又後怕,把她冰涼的手緊緊握在掌心裏。
林淵察覺到她的手微微顫抖,不免心生愧疚:「雲曦,對不起。」
「但我真的太累了,這一年我總是夢見小晚和寒蕭……都是我的錯,如果當初不是我拉着小晚去參加那個節目,她就不會……寒蕭也不會失蹤。」
 小晚和寒蕭!
這兩個名字宛若當頭一棒,把沈雲曦敲了個寒顫。
她下意識吼道:「那就是個意外。」
 這一年她們倆彼此默契地不提小晚和寒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