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 - 第1章(2)

沈雲曦在漫長的自我麻痹里,已經漸漸接受了警方的說法——秋晚意外身亡,寒蕭失蹤生死不明。
但她沒想到,林淵卻將小晚和寒蕭的事都歸咎於自己。
也因為如此,她更加擔心林淵會想不開。
她後怕地緊緊抱住了林淵:「你要是覺得累,就暫時退圈。」
「我們離開這裡,忘記所有的不愉快,開始新的生活。」
「我們?
離開央城嗎?
你好不容易才和江離在一起。」
沈雲曦微微抬眸,帶着點笑:「我們要離婚了。」
林淵愣了一下:「江離提的?」
「是我。」
林淵愈發費解:「為什麼?」
沈雲曦沉默,然後輕輕出了一口氣:「因為洛大小姐要回來了。」
洛傾苒,傳說是江離的白月光。
她前幾天無意中聽到江離打電話,提到洛傾苒要回央城的事。
「我花了一年時間,終於明白不是我的,強求不來。
我放過江離,也放過我自己。」
林淵聽不出來這話是真是假,卻越發擔憂。
她親眼看着雲曦從大一開始暗戀江離,整整四年,哪怕盛傳江離把青梅竹馬的洛傾苒奉為白月光,她也不曾放棄。
畢業晚會上因為一場意外,雲曦誤打誤撞地如願嫁給了江離。
但這一年無愛的婚姻,也把她從那個張揚勇敢坦蕩肆意的女孩,折磨成今天這個沉靜寡淡的女人。
…………暮色,央城首屈一指的銷金窟。
江離喝了不少酒,眉心緊緊堆在一起,周身都是令人壓抑的低氣壓。
顧淮安掃了他一眼,嘟囔:「這還沒到晚上,就拉我來喝酒?
你沒事幹,我可忙着。」
江離不搭理他,自顧自地喝酒,漆黑的瞳孔裡布滿陰鷙。
顧淮安眼珠動了動,意識到什麼,試探地湊過來:「和你老婆吵架了?」
江離終於有了點反應,冷冷瞥過來一眼:「她要和我離婚。」
顧淮安愣了愣,然後啊了一聲,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難怪她前幾天向我諮詢離婚的事宜,我以為是替別人問的,原來是為自己啊。」
不用仔細分辨,就能聽出他語氣里幸災樂禍的意味。
江離重重一擱酒杯,凜冽的視線射向他。
顧淮安無辜地一攤手:「你瞪我幹嘛啊,她好歹喊我一聲學長,學妹有事相求,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
江離森然地冷哼:「你法律系,她傳媒系,算哪門子的學長學妹。」
顧淮安:「……」江離現在分明就是一肚子無名火沒地兒發,就處處找他的茬。
他抓了抓頭髮,好言「寬慰」被離婚的兄弟——「離婚就離婚唄,不挺好么?
反正她又不是真心喜歡你,讀書的時候,整個C大誰不知道她和紀霆是一對。」
「當初紀霆前腳剛出國,後腳她就爬上你的床,一看就是拿你刺激紀霆。
你難不成還真想當一輩子,她刺激紀霆的工具人?」
顧淮安就是唯恐天下不亂,故意三言兩語捅了馬蜂窩。
眼看江離慢條斯理地卷襯衫衣袖,露出線條分明的小臂肌肉,他快活地一笑,連外套都來不及拿,就沖了出去。
顧淮安走後沒多久,江離也離開暮色。
把車開出停車場,他才想起自己喝了不少酒,撥電話給秘書,讓秘書過來接。
掛了電話,眼角餘光瞥見什麼逼近,他一轉頭,側邊衝出一輛車,幾乎是直直的撞了上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