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恃寵而驕:江夫人天天鬧離婚] - 第2章

江離醒來時,映入他眼底的是顧淮安那張擔心的臉:「醒了?」
他嗯了一聲,低頭瞧見自己的左手被繃帶纏的嚴嚴實實。
「你也算命大,沒有傷筋動骨,只是輕微軟組織挫傷和外傷,休息休息就能好。」
江離不太在意這點小傷,顧淮安卻怒其不爭地罵:「大風大浪都過來了,你卻在陰溝里翻了船。
開個車心思飛到哪裡去了?」
江離垂着眸,沒接腔。
他向來是這個死德行,刀槍不入,油鹽不進,鐵板一塊,數落他基本等同於對着牆壁自言自語。
顧淮安懶得浪費唇舌,江離又神情凝重地開口:「車禍的事你幫我再留意一下,尤其是那個司機。」
「我明白,我讓人盯着那司機了。」
顧淮安想了想,還是想問問他和沈雲曦的事情。
卻見江離閉上了眼,「我有點累。」
「行,那你再睡會兒。」
顧淮安默默瞅了他兩眼,發現他閉着眼睛,眉心還是緊緊擰在一塊。
他在心裏悄悄嘆了口氣,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機給沈雲曦發消息:「江離出車禍了。
你抽空過來照看他一下。」
顧淮安的消息傳來,沈雲曦看了一眼,很快把手機扔到一邊,繼續給林淵削蘋果。
這要是放在從前,她肯定馬不停蹄地就趕過去了。
林淵察覺到異樣,問:「剛剛是誰找你?」
沈雲曦頭都不抬:「顧學長說江離出車禍了。」
林淵嘴角一抽,「你不去看看他?」
沈雲曦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有什麼好看的?
那個狗東西,多半死不了。
禍害遺千年呢,他指定長命百歲。」
「……」林淵有點啼笑皆非。
她看着雲曦鼓着臉哐哐切蘋果的模樣,忍不住道:「小曦,我發覺你一下定決心離婚,就慢慢變回了從前的樣子。」
大學時候的沈雲曦,驕傲又倔強,雖然喜歡江離,但堅決不肯承認。
最擅長口是心非,一見到江離就不給他好臉色,有事沒事就找他的茬。
偏偏江離也是個奇葩,平時看着清風霽月,跟高嶺之花似的,面對沈雲曦就變得不像他自己,輕易就被她挑釁到了,動不動就和雲曦掐成烏雞眼。
後來畢業,沈雲曦靠着一杯下了葯的酒,如願嫁給了江離,兩人婚後反而沒了大學時吵吵鬧鬧的模樣。
江離日漸冷漠,雲曦日漸溫婉,溫婉到沒有一點生機。
沈雲曦抬起眼,支着下巴,怡然又輕鬆的姿態。
「其實我一直都是原來的我。
這一年裡的我,都是我裝出來的。」
林淵一下子瞪大眼,詫異地盯着她。
沈雲曦彎起杏眸,坦然一笑:「洛家那位大小姐不是又溫柔又沉靜又大方么?
我就想照葫蘆畫瓢啊……誰知道畫虎不成反類犬。」
「做自己果然是最舒服的!」
沈雲曦歡呼一聲,把切好的蘋果往林淵手裡一塞,自己往沙發上一躺。
「從前是我豬油蒙了心,居然對江離那個糟心玩意兒鬼迷心竅。
我發誓,我再多看他一眼,就讓我一輩子孤獨終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