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 - 第2章 黑色古籍(2)

>季七夜深呼吸數次整理情緒,隨後推開門,來到屋前的槐樹前。

這株古槐長了有些年頭,樹榦粗達需二人環抱。

季七夜沉腰坐馬,以《百家長拳》起手,接連擊出十招,在古槐樹上留下十道拳印,每一道都入木三分。

淡黃色的槐花被震落,飄揚紛飛,灑落一地。

季七夜一氣用竭,深深吐出一口濁氣,看到自己面前的傑作,頗為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預示着自己的《百家長拳》已經邁入大成階段。

季七夜捏了捏自己的拳頭,感受着體內充沛的力量,暗嘆這《百家長拳》雖是不入品階的武技,卻能達到淬鍊體魄的功效。

如若不然,自己也不會耗費壽元倒計時用在這《百家長拳》之上。

一來雜役弟子身份低微,難以接觸到入品階的武學,二來有仇敵環伺。

除了昌孫這個狗腿子外,在其身後還站着一位外門弟子,似乎是因為那位呂師妹看自己非常不順眼。

也不知道這些傢伙的腦袋裡都在想些什麼,竟然會為了無聊的女人而上門找茬,白白浪費外門弟子的資源,真是佔著茅坑不拉屎。

季七夜對這些人清奇的腦迴路頗為不屑,但為了自身的安危,不得不早做應對。

尋找延壽之法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忘了當下自身的危險處境。

在季七夜短暫思考的間隙,便有一名不速之客找上門來。

來者身着雜役弟子的打扮,具備鍊氣三重的修為,季七夜認得此人的樣貌,但對名字沒有絲毫印象,即便這傢伙每次出現都會自報家門。

這種小角色實在無法引起季七夜的注意,即便此人屢次三番在他面前晃悠,暗中搞些小手段添亂,但也僅被季七夜當做是只煩人的蒼蠅。

從此人的出現,便可輕易猜出背後有昌孫的指示。

季七夜對此人的出現並不上心,準備上山完成雜役弟子日常負責的勞務。

而那名雜役弟子恰好攔在季七夜上山的路上,二者不可避免地即將撞上。

「哦?不轉身逃跑反而還向我靠近?你這是在自尋死路!今日我便讓你餘生都躺在病榻上哀嚎本大爺的名字,張……」

雜役弟子話音未落,伸出的拳頭便被蠻力折斷,剩餘的話連同哀嚎一同咽回腹中。

「啊——」

季七夜一拳順勢重重地印在那名雜役弟子的面龐之上,後者的身體連帶幾顆染血的牙齒向後拋飛,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隨後,他便頭也不回地上了山,開始了今天的勞務工作。

由於先前與昌孫發生過口角矛盾,季七夜今日的勞務分量又增加了一些,已有尋常雜役弟子三倍的份額。

得虧《百家長拳》已修鍊至大成,體魄得到了不少增強,若是換作任意一名雜役弟子,這一天下來怕是要體力透支當場昏迷過去。

不過,季七夜對此卻並無怨言,反倒可以說稱心如意,雜役弟子所完成的勞務絕非無用功,每一筆都會記在功勞簿上,收穫不少功績點。

自從季七夜加入武意宗以來,因為那名呂師妹的存在,一直遭受外門弟子范嗣的多番針對,強加諸多不合理的勞務。

常年累積下來,倒是讓他擁有了一筆可觀的功績點數。

對於這筆功績點數的使用,季七夜另有打算,才坦然接受強加在身上的繁重勞務。

直至日暮西斜,季七夜才將今日所有勞務完成。

明明完成了遠超雜役弟子數倍份額的勞務,他此時整個人卻神采奕奕,眸光燦若星辰。

季七夜前往庶務堂報備過之後,將今日的勞務記上功績薄,並將點數銘刻在宗門令牌上。

季七夜拿着令牌邁出庶務堂,旋即又馬不停蹄地趕往藏經閣。

原本預計還要再多干幾天,功績點才能達到預期的目標,沒想到昨夜與昌孫發生的口角矛盾,反倒加快了他獲取功績點的進程。

武意宗的藏經閣位於外門邊緣地帶,卻又處在雜役弟子可活動區域內,但很少會有雜役弟子出現在此。

原因也很簡單,大多雜役弟子通過勞務積攢功績點,都會選擇前往煉丹殿兌換修鍊丹藥,以增進修為,爭取早日達到外門弟子的門檻,也就是鍊氣七重。

對於宗門底層修士而言,相較於藏經閣內收藏的諸多功法武技,他們更在意修為的提升。

畢竟前者需要耗費諸多心力進行長久修習,才能見到成效,而兌換丹藥輔助修鍊,則是短期內肉眼可見的實打實提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