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壽元餘額不足,從未來女帝身上取] - 第3章 玄心帝君

故此,那名守閣的築基老者,一見到季七夜,便頗感意外。

「雜役弟子前來藏經閣?這倒是非常少見,你今日前來想必是準備耗費功績點入閣閱覽功法武技的吧?」

季七夜在宗內摸滾打爬這些年,沒少打聽過藏經閣的相關消息,自然也認得這名老者。

「陳老猜得不錯,晚輩今日前來,正是準備進藏經閣。」

陳老皺起毛髮稀疏的眉頭,打量起季七夜,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

「憑雜靈根的低劣天資修鍊至鍊氣三重?在雜役弟子中倒算是出類拔萃的那一批,不過……」

「進藏經閣閱覽典籍修習武技功法,提早準備即將到來的考核比試,若是你懷有這樣的打算,那老夫只能說你未免有些好高騖遠。」

「老夫勸你現在立刻轉身離開,前去煉丹殿兌換丹藥增進修為,爭取早日修鍊到鍊氣七重,而不是執着於藏經閣內的典籍。」

陳老這番話說得中肯,對於一般的雜役弟子而言,無疑是指引出了一條順遂穩當的明路。

可惜,這番話對季七夜並不適用。

白日勞務積攢功績點,夜晚空餘時間服用兌換丹藥輔助修鍊,一天天穩步提升修為,長年累月緩慢提升至鍊氣七重,自動晉陞為外門弟子,獲得更多資源後開始修習功法和武技。

雖然這一過程會耗費漫長的時間,但這未嘗不是一條穩步上升的途徑。

可是,對於季七夜而言,他恰好最緊缺的就是時間。

腦袋上的壽元倒計時,像揮舞鐮刀的死神,無時不刻都想追上他,奪取他的性命。

季七夜眼神堅定,閃爍着攝人的光芒,一字一句斬釘截鐵地答道。

「我意已決,請陳老成全。」

「以你手頭積攢的功績點,完全可以通過兌換丹藥讓你在三年時間內摸到鍊氣七重的門檻,而你卻放着一條正途不走,非要繞行原路,實在是愚不可及!」

三年?我現在哪有那麼多少時間?

算上進入鏡湖夢境的消耗,最多半年,不……最多三個月,最糟糕的情況,甚至可能連一個月都撐不下去。

那處鏡湖夢境中隱藏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一步不小心觸及某種神秘,就會導致壽元倒計時的數字銳減。

已經沒有時間可供他走穩步提升修為的路子,若再找不到延壽之法,那就真的是死期將至。

季七夜在心底無奈哀嘆,追尋延壽之法的想法愈發堅定。

「陳老說得在理,但請恕晚輩難以從命,還請陳老驗明功績點數後,讓晚輩進入藏經閣閱覽典籍。」

「罷了。」

陳老嘆了口氣,接過季七夜手中的宗門令牌,從中划走所有的功績點數,讓出身後的藏經閣入口。

「記住,可供你進入藏經閣閱覽典籍的時間,僅有一炷香,希望你往後不會後悔自己今日的決定。」

我季某人的字典里從無『後悔』二字,現在不會有,今後也不會有。

季七夜直視前方,邁着堅定的步伐與陳老擦肩而過。

進入藏經閣後,季七夜環顧四周,在他左右兩側的階梯,分別通向收藏功法武技的隔間,還有收藏諸多古修大能傳記的雜書隔間。

短暫躊躇過後,他果斷側身向右步入雜書隔間。

雜役弟子消耗功績點,能踏足的區域僅限於藏經閣一層。

隔間內收藏的功法武技,品階最高也僅是黃階上品,自然不可能存在延壽妙法。

而季七夜藏經閣此行的目的地,正是一層的雜書隔間。

他堅信在這個修仙世界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肯定出現過與他相同體質的人物。

季七夜的身影在隔間內閃現,不斷在陳列各類典籍的書架上找尋着關於渡厄命體的信息。

從記載各地風土人情的遊記,再到妖獸百科目錄,從坊間逸聞,再到春宮彩繪……

季七夜耗費了約半炷香時間,才從一本評定特殊體質榜單的書籍,找尋到了關於渡厄命體的些許信息。

翻開那本《聖體》書籍,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位列前茅的,被劃入絕品榜單上的體質。

真凰體,身具此等體質者,每邁過生命的難關或是心境上的大檻,就會迎來新生,天賦、悟性、體質、氣運都會得到全面提升。

……

季七夜對榜單往下的體質不感興趣,一掃而過,全神貫注地搜尋關於渡厄命體的字眼。

從絕品,到甲,乙,丙,丁……

最終在榜單末尾的待考證研究體質一欄上,才見到關於渡厄命體的描述。

上面所述語焉不詳,僅提及九成身具渡厄命體者,難以活過二十歲,絕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