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圓夢旅途》[四合院之圓夢旅途] - 第七章美好的一天

大家,吃完飯,都是滿帶快樂,舒心的愉悅感。到底還是容易滿足啊!這就是我們國人,看着這些可愛的人,張十六,也笑了。

手裡還提着菜,和許大茂一路走着,向許大茂問道,大茂哥吃飯前為什麼要說那些話啊!

許大茂道,弟弟,你就不懂了吧!我雖然看不起傻柱,但是我可從來不背後捅刀子,我可明着和他杠。

顛勺廚子都會,但是你不能拿着,這些東西,自己去做好人吧!自己拿了就自己拿,拿了東西,自己不用,反而給別人,所以我才這麼說的。

聽着這些話,感覺到許大茂是小人,但是是真小人,這些話也對,拿着廠里大夥的東西,反而自己不吃,給別人,這讓別人這麼想。

看着許大茂,一路搖搖晃晃的。知道酒喝多了,提醒道,大茂哥,以後少喝點酒,喝酒多了對自己身體不好,說不定還會生不出孩子。

許大茂聽着道,你聽誰說的啊!這都是瞎扯,完全沒有影的事。張十六道,為什麼古人都養生,注意自己身體呢!你看看那些活着長的。

別瞎說,我身體好着呢!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弟弟啊!不早了,回家早點休息。

就這樣,兩人分開回了各自家。張十六看着家裡,現在顯得沒有點人氣。屋裡有點冷清,想着父母,進了屋,洗漱完了就躺着了,看着家裡擺設,有,但是不齊全,少了點。

過些天,弄些票做一些傢具,把傢具補齊了,看着自己身體,覺得有點頹廢了,好歹我也還是有武術的,還在學校學了格鬥,擒拿,不能這樣啊!

日子過得太安穩也不行,還是要折騰,想着這些就睡著了。

一大早聽見了雞鳴聲,就醒來,不過沒有起身,想到每天上班下班,看着這東直門樣樓,有點感嘆啊!

說到這東直門,要先從城樓說起。北京城究竟先修的哪個城門?誰也說不清楚,書上沒寫,可是老北京的工匠都知道,修建的哪個是第一座城樓,他們就叫這座城樓為樣樓,意思就是說它是北京各座城樓的樣子。這座城樓傳說還和他們的祖師爺魯班有關係,這座城樓就是東直門。

其實啊!四合院的故事,就是東直門的里和外。住東直門外頭的人說到東直門裡去,是去門帘兒裡頭,城裡城外就像隔着一道門帘子,一撩就進去了,這稱謂真是讓人覺得親切看着那些琳琅滿目的東西,那街景就像放電影一樣的揮之不去。

這裡也有個第一個自來水廠的舊址。1908年,清**引進德國技術設備,在這裡建成了京師自來水公司,從此,這座百餘年的自來水廠,經歷了清朝的衰退、民國的動蕩和新中國成立後的騰飛。

親眼目睹這一切不禁感嘆!起了身,準備洗漱了,拿着東西,就向外面走去,迎面就見着了,劉海中。

劉海中道,十六啊!昨天晚上你請廠里人,吃飯了,要不,你也請大院里的人吃頓,畢竟你也剛剛回來嘛!請一回嘛!按道理來說最應該請院子里人吃。

這時候傻柱也來了,還插話了,就是,請外面人吃,也要請我們吃啊!畢竟我們都是鄰居啊,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事還是鄰居。

張十六道,不好意思啊!二大爺,這該請的多請過了啊!不過你們沒來啊!就說我剛回來的第一天吧!人三大爺,許大茂多來啊!你們沒來,不關我事啊!

昨天晚上就,更加不用說了,許大茂也在啊!你們沒去,關我啥事!劉海中聽着,氣道,你請三大爺,都不請我,難道我不是大爺嗎?我是二大爺啊!

張十六,道,不是我請,是我家請,因為我剛回來第一天,是我父母高興,請客了。繼續道,二大爺要是沒事,我就先回了。畢竟還要上班。

於是張十六,就走了,回家拿了東西,出門了。路上見到了何雨水了,何雨水喊到六哥,這麼早就上班去了啊!

張十六道,是啊!看着何雨水,這身體,到底是營養不良啊!於是說,雨水,吃過早飯了沒,何雨水看着張十六,從書包里拿出來了,窩窩頭,吶,我帶着呢!

張十六道,跟着我走,帶你吃點好的。何雨水道,真噠!張十六道,你六哥,可不會騙你!

帶着何雨水就去了衚衕口的早點鋪,叫五七聯,是街道組織起來一些無業的中老年家庭婦女成立的這麼一個便民飯館,主要經營早點、午飯。

張十六,喝不慣豆汁,沒要,就點了豆腐腦,包子,看着何雨水說,想吃什麼自己點,我請客。於是何雨水就點了,不過點的不多,東西上來之後就了起來。

張十六吃好了,問道,你還要不要再吃些啊!何雨水點頭有搖頭,張十六就明白了,於是說道,夥計她這一份在一份樣的。

張十六對着何雨水道,那你再吃,我把錢付了就去上班了,你要是吃不完就帶走,我就先走了。

何雨水點點頭,說道謝謝六哥,張十六道,你都叫我哥了,這不就是你哥了嘛!以後要是吃不飽,就找你六哥,我走了啊。

看着張十六道,這是哥哥啊!雖然不是親生,但是就這一次,一頓飯。就真把張十六當哥哥了。

想到張十六,再一想傻哥,這就成了鮮明的對比。雖然以前傻柱,還算的過去,但是至少不是現在這樣。

現在走着去廠里的張十六,到了廠門口,門口門衛就叫了張十六,來的這麼早吶,現在廠里還沒幾個人來呢!門衛繼續道,下回吃了早飯別這麼早過來。

張十六道,這不起來吃了早飯,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過來了,再說我這也是剛進廠,不是。張十六遞了煙過去,給在場的都遞了。

有人說到,十六啊!你就是太客氣了,請我們吃飯不說,還請我們抽煙,這待遇可是頭一回啊!在廠里遇到了什麼事,就告訴我們,只要不違背原則,我們都幫忙。

張十六道,那我就謝謝你們了,基本不會有什麼事,要是真遇到解決不了事,我在找你們幫忙,那我就先走拉。行吧,你去吧!

十六,到了車隊,給打了水,泡上了茶,順便把車隊的休息室,給清理了一下。就坐着休息了。想着回去以後就發生了,這些事。

不過一切,都是象徵著好的,一切開始。等着,想着事,這會軋鋼廠,就看見陸陸續續的人,都來上班了。

看着三個車間的人都開始了,工作做事了,食堂可就不一樣了,李主任,在給他們開會,內容就是顛勺。

李主任道,咱們食堂,是為工人服務的,不是給個別人服務的,虧了誰,也不能虧了工人。工人吃不飽飯,事就做不好,你們再看看,你們一個二個這樣子。

傻柱,聽着這事,感覺味不對,就說那你們吃好的,還不允許,我們吃點啊!憑什麼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