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妝》[桃花妝] - 第4章

秦壽忽的笑了,那淡笑似曇花,盛大而冷冽,「公主比從前要聰明。」

雒妃目光一凝,轉瞬的功夫,秦壽就已經散了心頭的怒意,整個人似銅牆鐵壁,毫無弱點。

「今日天色已晚,公主該安置了。」他說著這話,一抬手,王府護衛率先偃旗息鼓,並收了長槍退回院子里。

三十名玄甲侍衛相繼圍攏過來,虎視眈眈的將秦壽隔開,這才先後不一地收劍。

雒妃自來曉得報仇這種事急不得,且日後她有的是功夫與秦壽作對到底,故而順勢道,「駙馬所言甚是。」

她想也不想接着又道,「隨本宮到安佛院,嫁妝一併抬過去,明日將外牆拆了開道門。」

安佛院,上一世她被軟禁後,在這王府里住得最久的院落,這會兒,她也不想改了,那院子介於外院和後宅之間,又毗鄰外牆,開道門,進出十分方便,她是打定主意要在這容王府建個宅中宅,不看秦壽臉色,免除日後再被軟禁。

「不行!」哪知,秦壽一口反對,在雒妃狐疑看過來之時,沉吟道,「安佛院年久失修,太過簡陋,公主千金之軀,怕是委屈了。」

聞言,雒妃臉上浮起嘲弄,現在想起她是千金之軀了,從前他將她趕到安佛院時,可不是這樣說的。

不過,越是秦壽在意的,她就越是要奪過來!

「再是簡陋,也好過回正房被你秦九州給作弄死!」她喊出他的表字,面上帶着鄙夷的輕蔑,彷彿那表字髒得讓她作嘔。

秦壽望着她,不發一言。

「秦九州,莫以為天下人都是傻子,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雒妃語調冷靜舒緩,她挑着眉梢,眼尾拉出詭譎的暗芒,「九州,九州,大殷開朝以來,天下就只有九州。」

說到這,她冷哼道,「本宮今日便告訴你,只要本宮一息尚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