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妝》[桃花妝] - 第6章

雒妃還沒反應過來,鶯時便將她淤青的手腕抬了起來,兩細細的手腕宛若皓玉,白皙細膩,便越發顯得上面青黑的指頭印子觸目驚心。

她微微皺眉,沒覺得疼,便不太在意,「沒事,過幾天就消了。」

鶯時不贊同地瞥了瞥嘴,紺香直接就怒了,「如何能沒事,公主身子嬌嫩金貴的很,婢子平時伺候公主沐浴,都不敢用力,就怕一不小心弄傷了公主,駙馬倒好,半點不知憐香惜玉,這般折騰公主,往後這日子還怎麼過!」

要是以往,六宮娥誰也不敢在雒妃面前說駙馬的不是,可今個那一場,公主的行事倒讓人摸不準了。

是以,紺香看似大大咧咧,可話說的卻十分有意思。

雒妃勾起嘴角,抬手甩了水珠到紺香臉上,意味深長的道,「好個丫頭都試探起本宮來了。」

紺香見她不似生氣的模樣,遂笑嘻嘻的往浴桶里沖熱水。

雒妃揉了揉手腕,長卷的睫毛微微顫動,就聽她以一種冷淡而冰冽的語調道,「今晚洞房之時,駙馬可是想要了本宮的命去,對想要自個性命的人,那便是仇人吧。」

聞言,紺香與鶯時吃了一驚,兩人飛快地換了個眼色,紺香順口道,「必須是仇人!」

她說完,似乎擔心雒妃有朝一日又轉變了心意,緊接著說,「公主,不若讓鳴蜩季夏和顧侍衛長一起出手,先下手為強殺了駙馬!」

這樣以下犯上的話,六宮娥里也只有紺香仗着自個那張無害的娃娃臉,敢說上一說。

雒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彷彿瞧穿了她的小心思,好一會才道,「駙馬乃世襲容王,早年便有儒將戰神的威名,一身武藝高強,又擅排兵布陣,咱們眼下還殺不了他,也不能殺他。」

同秦壽一樣,她也想他死,可偏生不到時候。

畢竟容州之外,還有個東西突厥在虎視眈眈,秦壽真要死了,可就沒人能上陣殺敵。

身為公主,這點見識她還是有的,且那般輕易地殺了秦壽,太過便宜他,既然容州秦家是衛國大功臣,自當為了這息氏的大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待日後鳥盡弓藏,秦壽那張臉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雒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