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清除遊戲》[無限清除遊戲] - 第1章 詭異女友

……

赫拉公館,別墅區。

嚴淵坐在自家別墅地下室二層,臉色陰沉。

在他的面前,擺放着三件他從未見過的東西。

一台嶄新的冰櫃、一台商用絞肉機、五張黃狸花貓的皮。

那五張貓皮還是濕潤的,顯然剛被扒掉不久。

他冷着臉打開冰櫃。

冰櫃里蜷縮着一具男性屍體,屍體臉色紅潤,摸起來比較軟,最多被凍起來幾個小時。

這個別墅只住着嚴淵、女友、保姆三人。

直覺告訴他,昨天轟動全國的那個「貓皮藏屍案」就是他女朋友方芷顏做的。

他的女友方芷顏一直都是個神秘的女人。

嚴淵第一次見到方芷顏,是在去年萬聖節的園遊會上。

當大家都在熱熱鬧鬧觀看花車表演時,方芷顏獨自坐在遠處的楓樹下,靜靜觀望遊玩的人們。

她穿着一身溫暖的駝色系衣服,妝容**青春,眼神卻冰涼至極。

她彷彿是來觀察這個世界的,身邊的繁華都與她無關,她孤獨又靜默,無法融入周遭場景。

只看了一眼,嚴淵就深深迷上了她。

方芷顏長得太美了,她身材偏瘦,身高中等,看起來有些柔弱,無論是五官還是身材,她都完全符合嚴淵審美。

最吸引嚴淵的,是她那種獨特的氣質。

方芷顏擁有一種介於活人和死人之間的氣質。

孤獨,詭譎,神秘,頹敗。

像爬滿蛆蟲的玫瑰。

像球根正在腐爛的水仙。

像浸泡在鮮血中的百合。

像長在頭骨縫隙中的桔梗。

她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卻讓他挪不開視線。

他們戀愛半年,方芷顏一直保持着神秘,嚴淵到現在都只知道她的名字,再多的信息一概不知。

嚴淵家境富裕,從小順風順水,一切能體驗過的東西都體驗過了,所以,他時常覺得生活無趣,空虛乏味。

從成年之後,他就一直沉迷於各種挑戰自身極限的東西。

從一開始的衝浪、跳傘、開飛機、鐵人三項這類普通運動,到後來的登珠峰、刀獵黑熊、戰場練狙擊、野外空手求生……他抱着「作死」二字一路狂奔。

直到這地球上實在沒刺激可找了,他才肯回到位於平安國的家裡,準備啃有錢老爹一輩子,混吃等死。

才當了幾個月廢物,他就覺得無聊透頂。

心癢難耐想要繼續作死時,他剛好遇到了方芷顏這個神秘危險的女人。

探索方芷顏的秘密,成為了嚴淵最近覺得最刺激的事情。

然而,他沒想到,這個女人比他想像中還要瘋狂。

他們上個禮拜才同居,她剛搬進來,就敢在他家地下室殺人碎屍!

嚴淵喜歡找刺激。

但他不喜歡瘋女人。

他可不想跟這種變態殺人犯扯上關係。

嚴淵掏出手機,對着冰櫃里的屍體拍了照,在綠聊APP里找到自己當刑警的發小,把圖片發送過去。

「我幫你找到了那個把人絞成肉餡往貓屁股里塞的變態!趕緊來我家,你要立功了。」

他順便發送了一句語音。

然而,負二層的信號突然斷了,圖片是發出去了,語音卻怎麼也發送不出去。

點擊重發。

發送失敗。

點擊重發。

發送失敗。

奇怪,這裡信號一直挺好的啊……

嚴淵嘆了口氣,走上樓梯。

到了負一層的影音室,還是沒有信號。

影音室里的PS6不知道被誰打開了。

100寸的電視屏幕上,畫面停格在一款名叫《末日遊戲》的驚悚恐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