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清除遊戲》[無限清除遊戲] - 第5章 潛入者

嚴淵家裡現在一片狼藉。

保姆的屍體成了他最頭疼的問題。

嚴淵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最後他決定廢物利用,把保姆的那些肉填進貓皮里。

用負二層那五張貓皮,嚴淵一口氣製造出了五具塞着碎肉的貓屍。

過程之噁心,讓嚴淵不想回憶。

把它們凍在冰櫃里,他決定晚上再拿出來拋屍。

縫完五具貓屍,他又將三樓書房的臟地毯剪掉扔壁爐里焚燒,把地板上滲的血擦掉。

之後,他把避難室的一部分工具塞進自己的隨身背包,把影音室的血污用專門的清潔劑仔細擦了一遍。

做完這一切,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嚴淵感到很疲憊。

他回到三樓的卧房,認認真真洗了個澡。

把身上的腥臭味洗掉,嚴淵把自己泡在浴缸里,仔細思索自己今後的「清除者」職業生涯路線該如何走……

胡思亂想一通,他也過了那陣子興奮勁兒,恢復平靜,從浴缸里爬出來。

躺在床上,隨手抓起床頭柜上的手機。

就洗澡的工夫里,綠聊APP里竟然跳出了37條新信息。

他一看,都是他那個當刑警的發小趙嵐發過來的。

「我操!」

今天的經歷太過魔幻,腦中被植入的大量《末日遊戲》相關信息讓他有些不堪重負,嚴淵竟然忘記了自己曾經把屍體的照片發給了發小!

這……怎麼圓回來啊?

嚴淵忐忑地打開趙嵐的頭像,往上劃拉了好幾下,找到自己發出的內容。

還好,由於那個瘋女人把網線剪了,嚴淵只發出了一張照片,沒有發出那條語音信息。

將未發出的語音刪掉,嚴淵查看起趙嵐發的37條文字信息——

「傻逼,發個屍體圖給我幹啥?又看什麼犯罪電影呢?」

「還是在看黯網?」

「你發這個破圖什麼意思?」

「什麼電影啊?好看嗎?」

「我怎麼覺得這個顏色的牆布我在哪兒見過呢?」

「這不會是你家吧?」

「我越看越怪,說話!」

「給老子回信息!」

剩下的29條,都是複製粘貼的「給老子回信息」。

每隔5分鐘準時發一條,彈他一下。

最後一條,是10分鐘前。

看到趙嵐這瘋瘋癲癲的樣子,嚴淵感覺頭都大了!

那小子的職業敏感度特別高,完蛋,趙嵐現在顯然已經嚴重懷疑他了!

嚴淵給趙嵐發了一條信息,打算拖住他:

「我朋友拍電影的劇照,牛逼吧?是不是和真的一樣?」

發完,嚴淵匆忙套上一身衣服,直奔自家地下室二樓。

上個禮拜家裡電梯就壞了,嚴淵上下樓只能走步梯,很不方便。

不過,正是因為走步梯,讓他發現了一些令他心驚的線索。

一樓客廳的大門開了條縫。

之前燒地毯的時候,他已經把一樓的三個門都鎖死了。

有人進來過……

嚴淵看了看自己左手手背的刺青印記。

他之前將避難室里的很多武器裝備都放進了系統的隨身背包里。

觸碰刺青,他從背包裏面抽出了一瓶防暴噴霧,一根傘兵繩,放進褲子口袋。

他躡手躡腳地來到一樓存放服務器和網絡設備的小隔間,連接總路由器,登錄,查看信息。

嚴淵家的電子設備較多,平常,他家都是有33台設備處於聯網狀態。

而現在……

34台設備。

他根據設備類型,迅速找到了移動手持設備的分類。

路由器連接着7個手機,其中3個是他的,2個是前女友的,1個是保姆的,還有1個……設備名稱是「趙嵐的無敵大機機」。

嚴淵的情緒頓時沉到了谷底。

他發小趙嵐不愧是個優秀的刑警,發現不對勁,就立馬偷偷摸摸跑來這裡調查了。

懷着沉重的心情,嚴淵拎着螺旋三棱刺,一步步走向負二層。

剛來到負一層,嚴淵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