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 - 第8章 我們回家吧

我再次看向她柔柔弱弱的模樣,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頰都在抽動。

她現在已經被潛伏在我身邊的神秘力量打殘,我到底要不要就勢解決了她?

我十分糾結,萬分難辦!

我現在殺了她沒人會知道,因為她的存在無疑是這個世界的秘密。

但我又不忍心!

她經歷了幾百年的精神折磨,才成為世間的奇蹟,我要是就這麼弄死她,不就等同於破壞歷史文化遺產?!

她可憐巴巴的看着我,我戰戰兢兢地看着她。

還沒等做我做決定,她便一把抱住了我:「大哥哥,你帶人家去你家吧!我剛出來沒幾天,一個朋友都沒有!」

她語氣里一副小蘿莉撒嬌,必須把我拿下的架勢。

差點讓我忘了上一秒她還掐着我脖子,把我拎在半空。

我打了個冷戰,推開了她:「你剛來沒幾天,就學會抱大腿這一套了?」

「人家還是個小孩子嘛,不懂你說什麼……」

她噘嘴的模樣着實可愛,一點都不像我們的活祖宗。

我思考了片刻,還是鄭重地說道:「你不要岔開話題,我必須要先知道,你為什麼要戰德榮的命?是戰家兄弟雇了你?」

「呵,雇我?那倆人算什麼東西啊?」她一臉風淡雲輕,「我就是覺得好玩罷了!」

她頓了頓,又補充道:「其實,那對玉璧是我的壓棺之物,我不知道怎麼被他們弄到手了。

「什麼?!壓棺之物?!」我有些震驚。

額爾越繼續道:「嗯!我是尋着玉璧才找到戰家的,到了以後,我發現他家那倆弟弟想用玉璧的邪氣煞死那老頭。

「但他倆又請高人,又貼符的,說要把老頭慢慢熬死。

「我看着他們勾心鬥角的,太累了!就順手讓那老頭快點死了算了,誰讓他拿我玉璧,活該!」

我理順着她的話,覺得她並不像說謊的樣子。

她說完,沒一會兒又黏上了我:「該說的我都說了,那我們回家吧!」

「……」

我有些不知所措,雖然這小丫頭長了一張人見人愛的臉,但畢竟是個定時炸彈,放身邊無異於找死。

「大哥哥!~~好不好嘛!~~~」

「哎呀哎呀!好好好!」我扛不住她對我又抱又扯,「這樣吧,交出你一魂一魄,從此聽我指揮,我就帶你走。

我對這招很是熟悉,這還是跟我爺爺學的,當年要不是他鎖了黃三太奶的魂魄,怎麼會有我的今天?

如今拿來二次使用,我是得心應手。

她若同意,那自然歡喜;她若不同意,我也不會同情心泛濫,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可額爾越聽後,竟然沒有絲毫猶豫。

她直接抽出一魂一魄交給了我:「沒問題!大哥哥這麼厲害,以後越越就跟着大哥哥了!我們韃靼人從不失信!」

不得不說,古時游牧民族的豪爽,在這小丫頭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我將她的魂魄鎖入我的體內,即便是我出了意外,也沒人能從我體內將其抽走。

因為額爾越的實力實在太可怕,萬一不慎釋放出來,很容易造成重大後果。

至於一年前的古墓事件,和打碎的那對玉璧,我沒有繼續追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