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 - 第8章 我們回家吧(2)

一旦她真的告訴我,那幾十個盜墓賊全是她殺的,我是報警還是不報警?

不報警,我就成了犯罪分子的幫凶。

重點是,她成為犯罪分子不要緊,但我成了幫凶肯定不行!

所以這件事,我需要在暗中調查。

我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系在額爾越的腰上,遮擋她的傷口。

然後背起她向山下走去。

「你的傷口還能複合嗎?你還有再生能力嗎?」我好奇地詢問道。

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用擔心!我回頭弄點鮮血溫養,就能調理好!」

我聽到這話,心裏忽悠一下:「你要去哪弄鮮血?!」

「滿大街都是人,誰沒點血啊?放心!我肯定不從你身上抽!」她說得格外輕鬆。

我卻一下定住了腳:「額爾越!現在是法治社會,不是你當年!打人、害人,甚至破會公共秩序,那都是要受到懲罰的!」

我見她沒動靜,便扭頭確認道:「你聽懂了嗎?!」

她眨巴着大眼睛,一臉懵懂,但最後還是應付了我:「懂了!」

哎……我開始後悔了,直覺告訴我,我可能引火燒身了。

……

我帶着額爾越回到鎮合齋,可還沒等進門,就聽到了裏面的爭吵聲。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誰還會在古玩店吵架呢?

我加快腳步走進大廳,看到一個猛女在狂拍桌板:

「你這什麼破玩意啊?!既不是古董,也不是金玉,開口就收了我二十萬!」

「你賣二十萬也可以!你們說它開過光,能辟邪,那你倒是辟邪啊!」

「我都要被『邪』帶走了,它也沒顯靈啊!」

「你們以為自己叫個古玩店,就可以欺負別人不懂,隨便騙錢嗎?!」

女人身材高挑,穿着性感,一頭金色的捲髮及腰,她此刻要是溫柔點,還真是讓人浮想聯翩。

我走上前,看向櫃檯里的年輕男人,表露身份道:「我是李裴,這是怎麼回事?」

男人聽到我的名字,眉頭一下舒展開來,還一把拉起我的手:「我是方勤!」

「小叔?」

**!——

女人又拍了幾下桌子。

「我是顧客,我正在控訴你們!你們倆在幹嘛?!認親啊?!」

我趕忙轉過身:「這位小姐,凡事我們都好商量,我是這家店的老闆,您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我說。

女人上下打量着我,然後笑了一下:「這老闆……還挺帥的嘛!」

我禮貌的點了下頭,對她的肯定表示感謝。

然後回手拿起了櫃檯上的東西,顛來倒去地看了幾遍。

正如這個女人所說,這件東西既不是古董,也不是金玉,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如意」。

如意作為道士常用的法器,通常會被人冠以神秘的色彩。

但此時這個,不要說「開光」,就連「拋光」都沒處理好,完全就不是一個辟邪的物件!

我回身問向方勤:「這東西是誰賣給這位小姐的?」

方勤馬上答道:「是師兄。

「哦……」我若有所思,「那大伯他人呢?」

「師兄今天不舒服,剛剛去睡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