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狂婿》[鄉野狂婿] - 第2章 出什麼事了(2)

浩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人劇烈的搖晃。

「你是多寶大師!」

「明天開始,如果再有人叫你窩囊廢,你就狠狠的揍他,按住他,在地上狠狠的摩擦。」

……

早上,小崗村傳出特大新聞:

林浩上吊了!

「去看看,聽說,弔死鬼很嚇人的。」

「後生家,真想不開,什麼事要自殺嘛。」

「說是他老婆不跟他同房……」

「不搞就要死,有那麼癮大嗎?」

「不是癮大,人家還沒嘗鮮呢!」

「沒嘗過,唉,也是,要曉得這樣,你給他搞一下算了,救人一命……」

「我呸,打死你這個燒蹄子!」

幾個婦女也夾在人群中,往老鄧家走去。

四月的太陽暖暖的照着小崗村。

小崗村老鄧家卻一片凄慘。

鄧根苗坐在屋裡,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煙竹煙筒。

鄧根苗覺得老婆做得有點過,但家裡他做不了主。

他老婆袁美顏雙手叉腰,站在屋門口,罵罵咧咧,噴着每一個想要進到屋裡的人。

「美顏嬸子,我搬兩條凳子,你看大柱他媽,坐地上,傳出去不好……」

「誰也休想從屋裡拿一根稻草出去。」袁美顏手指快戳到說話人的額頭上。

「老林家的,沒聽到嗎?快點把你家的喪門星拖回去,晦氣!」

「當初我就反對這門子親事,一家的廢物,怪不得人家叫他窩囊廢……」

「大嬸,你不同意,小浩能進你家門嗎?你說老林家的人,能生兒子。」

袁美顏給本就是獨苗的鄧根苗家,生了三個女兒。

她已經生不出了,只能寄希望招個上門女婿,給老鄧家傳後。

「我呸……你少跟我胡說八道。」

沒人能斗得過袁美顏。

場院里,胡秀英,跪在地上,哭得爽子都啞了。

「小浩,我的兒呀……」

「你為什麼這麼傻……」

她面前的地面上,躺着的,是他兒子林浩。

陪在一邊哭的,是林浩的姐姐林錦。

林浩五大三粗,結實得像條牛,但已經渾身透涼。

白髮人送黑髮人,胡秀英瞬間老了二十歲,滿頭白髮,在晨風中顫抖。

鄧七妹,跪在林浩身前,拿着濕毛巾,默默的給林浩擦拭。

也許是用這個方式,表達心裏的愧疚。

畢竟,她是他名正言順的老婆。

他是因為她上吊的。

場院上圍滿了來看熱鬧的人,嘰嘰歪歪,小聲議論。

突然,一個女聲尖叫起來了:「啊!動了!動了!」

「哪地方動了?」

「那地方!」

人群順着女人的手指看去,原來人家注意的,是他那個地方。

林浩一身都剝乾淨了,還沒來得及換上新買的老人衣,那一大坨,別人沒注意,被兩個女人盯着。

又有人叫道:「真動了,眼皮子動了。」

大家忙去看,只見躺在木板上的林浩,眼睛睜開一線,又閉上,然後又睜開,還用手擋了擋光線,然後慢慢爬了起來,睜大眼睛看着大家: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