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狂婿》[鄉野狂婿] - 第8章 表姐口味重(2)

叫:

「大膽流氓!敢動我姐……」

隨後,肩上挨了一腳。

林浩「噔噔噔」往後退了數步,轉身看去:

一個穿着緊身衣服,露着大長腿,腳蹬大皮靴,頭扎着兩個小把把的女孩,威風凜凜,站在他面前。

「你,叫我什麼?」林浩指着小姑娘問。

「大膽流氓啊,不是嗎?」

「剛剛,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姐的這裡。」為了表達準確,小姑娘還把手按在自己高聳處。

馬上就聽到有幾個人的咽口水的聲音。

林浩卻在琢磨這句「大膽流氓」,我這樣,就算流氓?

可是,我什麼也沒幹啊!

不過,也懶得計較,現在關鍵是撇清自己身上的污水,還有,救治病人。

「哦,不是,我正救你姐呢。」

「你?一個上門女婿,死開點。」

最近一個都市故事上了熱門,一個上門女婿,靠老婆家養着,不僅用老婆的錢在外面養小二、小三,還跟丈母娘不清不楚。

一段時間,上門女婿,儼然是無能、窩囊、齷齪、無底線的代名詞。

這個小姑娘,陪姐姐出來玩,盡着自己找樂子,竟把姐姐弄丟了。

她隨路打聽,正好遇到一個吃瓜群眾,告訴她,一個上門女婿在跟她姐姐套近乎。

一路尋來,就看到一個男人,對姐姐做着各種猥褻動作。

用手指頭都能想到,這個男人,就是那個上門女婿。

她肺都要氣炸。

林浩無語,我是上門女婿,怎麼了?

正想一走了之,那女人醒來了,軟塌塌的聲音:「小妍,是他救了我。」

「姐,你,有病還亂走,遇到壞人怎麼辦?」

「小妍,別開玩笑了,是這位小哥救了我。」

原來女人叫冷素芹,十歲左右,就得了一種病,眼前發黑,全身無力,不能動彈,但神智又還清楚。

剛才她暈倒時,感覺到,林浩握着她的手腕,從那裡,傳來一股暖意,慢慢傳遍全身。

正因為這樣,冷素芹才能更早的醒來。

小妍是冷素芹姨媽的女兒,叫史妍,剜了他一眼了林浩一眼,意思是,算你遇到了好人。

然後,扶起冷素芹,說:「表姐,我們回去,舅舅等我們吃飯呢。」

「我暈,沒有力氣。」

「葯呢,看我一急就忘了,都是這個上門女婿惹的。」

史妍翻包找葯,還不忘了栽贓坑人。

「不起作用了,剛才我吃了幾粒,還是不行。」冷素芹滿眼無助的眼神。

「那,我叫救護車。」史妍就要打電話。

「醫院也解決不了問題,我給你扎幾針,還能保一段時間。」林浩心生憐惜。

「就你?還會扎針?」史妍笑了起來。

「我知道了,你扎針,要脫衣服吧,見我表姐長得漂亮,然後,你就見色忘義……」

「我扎針不要脫衣服的。」

「騙鬼去吧!」

冷素芹臉色一斂,責備道:「史妍,別亂說。」

「我信這位小哥!」

史妍一聽,竟尖叫起來:

「什麼?這麼快,你就被這個上門女婿勾搭走了。」

「表姐,你口味太重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