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狂婿》[鄉野狂婿] - 第9章 成全你

不得不說,這個叫小妍的姑娘,真的有點腦殘,林浩搖了搖頭,走開了。

「你……」冷素芹伸手要叫住,可忘了問人家姓名,總不好跟小妍一樣,叫人家上門女婿吧。

冷素芹責備史妍:「小妍,怎麼說話的,沒看到那麼多人笑話你嗎?」

剛才看笑話的,忙轉過頭,裝出忙碌的樣子。

史妍四望,沒有人看向她,心裏說,誰看我笑話?我有什麼笑話,但她不敢跟冷素芹爭論。

兩人在一起,史妍都是正常人,一遇到陌生人,她的腦子跟嘴巴就配合不過來。

「我就感覺,他有能力治我的病,硬生生被你趕跑了。」

「他是一個不尋常的人,可我,連名字都沒問人家一句。」

「唉,都是命,錯過了就錯過了……」冷素芹心灰意冷,她知道自己的病。

發病越來越頻繁。

父母總背着她嘀咕,偶爾也聽到幾個字。

什麼求菩薩,算卦等。

這一切,都是一個暗示,暗示她生日無多。

冷素芹沒有力氣站起來,閉着眼,靠在椅子上,積攢力量。

「姐,他來了……」史妍的聲音。

冷素芹尋聲看過去:

果然,林浩來了,陽光下,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暖意……

「轉角處,一家藥店,正好有銀針賣,我就買了一包過來。」林浩舉了舉手中的紙盒。

「我給你扎幾針,能好一段時間,但要徹底根治,可能還得找大醫院。」

「謝謝!」冷素芹沒想到更合適的話。

「不準碰我姐!」史妍跨出一腳,隔開林浩與冷素芹。

「小妍,胡鬧!」冷素芹呵斥,又轉向林浩,「別生氣,她就那脾氣。」

「你,沒有辦法治好嗎?」

「至少現在沒有。」

冷素芹便不再說話,默默的體會銀針穿越肌腱的感覺。

剛開始有點痛,銀針深入後,有點麻,隨着林浩的提按旋轉捻壓,一股暖意再度升起,生機源源不斷,衝擊冷素芹沉寂的心。

臉上的灰暗之色開始消退,代之是處子的兩抹嫣紅。

半個小時,林浩收針,笑着說:「你的針感很好。」

「針感?」

「就是對銀針的敏感度,更準確的說,就是你的身體,對銀針的接受能力和感悟能力。」

冷素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以前也扎過,但沒有今天這種感覺。」

「或許,扎針,也跟天氣時令以及心情有關吧,不好解釋。」

見林浩準備收針走人,冷素芹忙問:「多少錢?」

「不要錢!」

冷素芹也沒客氣,拿出一張精緻的小卡片:

「這裡有我的聯繫方式,什麼事,都可以打我電話。」

林浩在衣擺上擦了擦手,小心收下,說:「我叫林浩,小崗村老鄧家的上門女婿,呵呵……」

上門女婿四個字,從他嘴裏說出來,好像並不覺得生澀,也不像自我調侃,只是陳述事實。

冷素芹不覺又高看了幾眼。

望着林浩遠去,史妍又來了:

「表姐,我說了是上門女婿吧,上門女婿,就不是正常男人。」

她拿出手機,搜了起來,說:「你看,上門女婿,一萬多條,全是諷刺,挖苦!」

冷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