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貼身黑貓》[校花的貼身黑貓] - 第四章 你胸帶掉了

白天鵝賓館大門,與別的大酒店不同,沒有那樣的豪華,說不上多麼華麗,相反很簡潔,門上兩邊各一條大理石柱,其中還有四塊防彈玻璃組成的門。

一條紅色地毯從大門口處一直往梯級下延伸過來,兩邊分別有兩位保安站崗,左手邊保安身邊擺放着一塊牌子,上面寫道:請參加景家,梁家訂婚兩家宴會的朋友請到五樓!

大門口開外更是停着數台豪車,奧迪,法拉利,蘭博基尼,寶馬之類的跑車,駕駛豪車來參加兩家訂婚之人,無一不是某某家公子,要麼就是某公司總裁。

從的士下來後,景天便注意到停泊在門前的那些豪車,他冷笑一聲,沒有過多理會,往白天鵝賓館門口,非常自信的邁步走去。

他之所以不正眼看這些豪車,那是他根本不在乎,還有就是,將車四處停的人不會好到哪裡去。

現在這個時間點,還是有寥寥數人穿得非常體面帶着女伴往白天鵝賓館裏趕去。

不為別的,第一,今晚是景家,梁家的訂婚宴,兩家更是湘南市的大家族,到場的人沒有一個不想與其拉扯一下關係,能夠跟兩家有些工作上的溝通則是更好。

第二,就算是不能夠跟兩家召開合作,同樣能在晚宴中尋找心儀合作夥伴,進一步鞏固自己公司,這無疑是雙贏的局面。

能夠在晚宴上尋求合作的公司,不論如何,不會忘記兩家給予的機會,不管怎麼說,能夠到來晚宴的人已經承蒙兩家一個恩情,這是無可置疑的,參與的人當然明白這個道理。

同樣的,景天也能夠明白這個道理,這好像與自己沒有關係,自然不會自找煩惱。

今晚過來,是礙於老爺子的**,沒有辦法之下只有硬着頭皮答應,和一個不曾見過面的女生進行訂婚。

真是卧了個擦,連對方是什麼人,多大,樣子怎樣,性格怎樣也不曾知道,老爺子就安排下該死的訂婚,難道就不怕對方是頭恐龍嗎?

邊走邊想,景天從紅地毯踏上台階後便往正門走去,好奇的是,保安沒有攔截,而是說了句奇怪的話,「劇組在四樓,防止白天鵝賓館的高檔素質被影響,請先生儘快回去四樓換衣服!」

怎麼回事?這保安是不是傻,本少跟劇組有毛線的關…等等,四樓有劇組,五樓訂婚宴。因保安的提醒,給景天不少主義,在劇組那裡換套衣服,再上去五樓,那豈不是快哉?

「謝了兄弟!」保安以為景天傻掉,見他興奮的跟自己說聲謝謝後便往裏面跑進去,保安不是少見多怪的人,搖搖頭沒多說什麼。

就如保安說的那樣,四樓有一劇組在,景天進來大堂到坐上電梯,沒有人像看怪物那樣看他,電梯里的人目光中帶着些許敬意,原來拍劇的演員要穿這樣糟糕的衣服,換了他們就無法忍受。

的確很糟糕,景天身上的衣服,用粗布麻衣來形容再合適不過,藉助四樓那劇組,電梯里的人沒有像站台那些人一樣瞧不起人。

叮咚!

同一台電梯里的人,還想着與景天搭訕,這一刻電梯卻發出聲響提醒四樓已到達,景天前面站的人紛紛讓開條路,就要往電梯走出去時,身後不知誰說了句,「加油拍劇,拍些好劇出來!」

「我不是拍劇的好吧!」如果可以,景天真想這樣回答他,不過眼下已經沒機會了,從電梯出來後,走廊那處傳來「砰砰砰」的聲音。

快步走了上去,原來是有人打鬥,景天若有所思地看了起來,這應該是劇組的武打,因為兩人打鬥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