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榮耀》[刑警榮耀] - 第5章

幕雨涵忙碌了一天,拖着異常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家裡。

雖然縣裡給幕雨涵分配了房子,但是幕雨涵不想讓人知道她與陳平的關係,所以特意在外面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

當然如果不是幕雨涵擔心母親多想,她才不會與陳平住在一起。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幕雨涵才沒有把她和陳平的實際情況告訴自己的母親。

最近幾天幕雨涵的母親病了,而且十分的嚴重,現在已經是昏迷不醒了。

雖然醫院看在幕雨涵是縣長的份上,沒有收費就進行治療了,但是幕雨涵不想落下一個以權謀私的名聲,所以特意趕到銀行取錢。

當時陳平負責那一片的安全,看到幕雨涵去銀行取錢,自然明白了什麼意思。

幕雨涵的母親平常對陳平很刻薄,但是這個時候陳平一個晚輩,自然應該要表示一番的,於是陳平跑回家將銀行卡拿了出來,等趕回去的時候,就發生了毒販控制銀行的事情。

聽到外面的動靜,陳平知道幕雨涵回來了。

不過兩個人很少會說話,陳平也沒有在意,而是繼續的看着面前的砂鍋。

自從陳平意外吞食項鏈之後,陳平腦袋裏面就出現了很多東西。就好像那枚項鏈是U盤資料,而陳平的大腦則是電腦一樣接受了很多無法想像的資料。

例如讓陳平恢復了天階C級實力的太極破天功法。

陳平在修鍊太極破天功法的時候,突然的想到了丹藥的知識,他認為自己煉製丹藥或許可以救治幕雨涵的母親,而陳平想要煉製的,就是續命丹。

不過想要煉製續命丹,是需要購買大批昂貴藥材的。

陳平不會傻乎乎的沒有驗證過丹藥的成效,就隨意的去購買。

所以他陳平做了一個實驗,先試驗了一種用最廉價葯了煉製的丹藥效果。如果這個丹藥有效果的話,陳平就會去購買那些昂貴的藥材,煉製續命丹。

砂鍋裏面已經散發出陣陣的清香,陳平拿出了砂鍋裏面三顆黑乎乎的小圓球。

與自己平常吃的小藥丸一樣,不過卻是帶着一股香味。

陳平拿起了菜刀,輕輕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

鮮血順着傷口流了出來,陳平急忙的將丹藥搗碎,塗抹在傷口上面了。

按照陳平的記憶,這種最普通的丹藥是治療普通創傷的。

在陳平的視線下,傷口以肉眼可以觀看的速度迅速的癒合了。

如果不是陳平的手上還有血跡,陳平幾乎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陳平瘋狂的朝着外面跑了出去,急忙將桌子上面的一疊錢拿了起來。

幕雨涵看到陳平的動作後,臉上露出了冷笑。

在幕雨涵看來,陳平是擔心自己去動他的錢。但是幕雨涵哪裡知道,這些錢原本是陳平給幕雨涵母親治病的,不過現在看到丹藥有效果後,陳平認為自己完全可以利用這筆錢去購買那些藥材,為幕雨涵的母親煉製一枚續命丹!

陳平的心思幕雨涵不懂,而幕雨涵的想法陳平也不清楚。

此刻兩個人的感覺就如同外面朦朧的月色,誰也看不清誰。

躺在沙發上面,陳平翻來覆去總是睡不着。

止戰特種部隊全軍覆沒的那一幕,始終在陳平的腦海之中出現。

尤其是今天解決那些毒販之後,陳平越加的想到當初的情景了。

當初他倖存之後,職務被免,實力全失,他怨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才會沉醉與酒精之中,現在陳平的情況不一樣了,他恢復了天階C級的實力,甚至可以依靠太極破天功法來達到以前陳平不敢想的境界。

他要找到那些殺死自己十一名袍澤手足生命的兇手,他要為這十一名袍澤手足報仇,他要恢復止戰這個番號的榮譽!

「啊!」

就在這個時候,幕雨涵的房間裏面傳來了一聲驚叫。

陳平立即朝着幕雨涵的房間跑了過去,他迅速的打開了房門。

藉助淡淡的光芒,陳平看到幕雨涵坐在了床上,身體在發抖。

陳平急忙的走了過去,幕雨涵一下子就撲到了陳平的懷抱裏面,就如同落水的人拚命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樣。

幕雨涵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衣,V領稍低,輕輕的摩擦着陳平的胸膛,如果幕雨涵母親沒有住院的話,陳平是要與她睡在一個房間的。

當然雖然兩個人睡在一個房間裏面,陳平無論春夏秋冬都是睡在地板上面的,而且陳平在的時候,幕雨涵從來都不會穿睡衣。

幕雨涵的情緒顯然有些激動,她嘴裏輕輕的說著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陳平輕輕的拍着幕雨涵的後背,幕雨涵的情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