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少寵上癮:老婆,要投降》[席少寵上癮:老婆,要投降] - 第2章 新婚之夜(2)

了衣服但是脖子上的吻痕還是清晰可見,看着身上是密密麻麻的吻痕,就知道昨天晚上有多麼的瘋狂了。

吃過早飯後莫小榭就同席侽一起坐車回娘家,來的時候居然沒發現沿途的風景那麼美,看的莫小榭有些入迷,她沒看到席侽的臉色越來越差,額頭擰的都可以夾死一直蒼蠅了。

「有那麼好看嗎?這麼個大美男就坐在你的旁邊你居然看風景。」

「是嗎?我怎麼沒發現我旁邊有帥哥。」莫小榭說完咯咯咯的笑着,完全不顧及席侽的感受。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到了莫家。

莫家在M市也算是名門,家裡裝潢也不差,但是見過席侽的別墅頓時覺得莫家黯然失色。

剛一到門口就聽見了裏面爭執的聲音。

「她莫小榭是什麼東西啊,本想讓他嫁的是一個不舉男,沒想到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完美。」

「是啊是啊!真是氣死我了,昨天的婚禮讓她出盡了風頭。」

聽到了裏面的談話只覺得心裏的怒火蹭蹭蹭的冒出來了。

「沒想到你在家就這麼的沒地位,從小到大沒少受欺負吧。」席侽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莫小榭,似乎在等莫小榭說她很委屈,想要席侽幫她做主。

可是讓席侽失望了,莫小榭並沒有說話,直接沖了進去。

門被打開,全部的人都看見了席侽和莫小榭,剛剛還在爭吵的幾個姐姐妹妹一瞬間全都變成了淑女。

席侽攬過莫小榭的腰,莫小榭就如同觸電一樣敏感,身子都僵硬了,但是想到在莫猗柔的面前多開就等於承認了他們夫妻不和,又讓她們看笑話,於是莫小榭優雅一笑,甜蜜的依偎在身邊男人的胸口,眉眼裡的幸福更是讓人嫉妒。

「小榭回來了啊,怎麼都站着,猗柔快給你姐姐姐夫泡茶啊,杵在這裡幹嘛。」此時說話的是莫小榭的父親莫正海。

今天父親的反常全是因為身邊的這個男人,平時哪裡會讓莫猗柔給自己端茶送水的。

「小榭啊,看到你們夫妻那麼甜蜜我這個做父親的很是欣慰,雖然嫁出去了,但是還是要經常回來看看,我們都是你的親人,你的後盾啊。」

此時莫正海的話說的在明白不過,無非就是說,你今天的好日子都是拜娘家所賜,以後要幫助莫家。

莫猗柔一臉不情願的端着茶水走過來,但到了席侽面前,卻笑得很甜。莫小榭偷偷翻了個白眼,莫猗柔看她的神情也變了,當看到莫小榭脖子上一道道吻痕時,莫猗柔臉色瞬間變得很不好看,忍着不滿坐了下去。

莫小榭注意到莫猗柔的神情變化,不由地在心裏偷着樂。

席侽將帶來的禮物拿過來,遞到莫正海跟前。

「你說你們,人來了不就好了嘛,還帶什麼東西啊!」莫正海心口不一,明明心裏美滋滋的,還要說出這些虛偽的話。

「應該的。」席侽笑了笑。

「帶了這麼多貴重的東西,該花不少錢吧?」

「這不算什麼的。」席侽一副不在乎錢的樣子,確實,他也不缺錢。

莫正海與莫小榭的繼母陳以蓉對視一眼,陳以蓉立即湊上前。

「老莫,你看你,女婿來了可不得好好招待招待?就知道錢錢錢,也不想想這點錢對於小席來說算得了什麼?」

「是是是,瞧我這老糊塗,猗柔,看看廚房的菜做好沒?我要好好招待新女婿!」

莫猗柔縱使有千萬個不願意,也只能聽從莫正海的使喚。

桌上擺滿了豐盛的午餐,山珍海味,樣樣俱全。只不過,想必這些美味,席侽早就吃膩了吧?

莫正海親自為席侽滿上紅酒,這紅酒是莫正海珍藏了很久的,一直捨不得喝,現如今,為了巴結席侽,可算是下了血本了!

敬酒的時候,莫正海說了很多好聽的話,席侽一直微笑點頭。

「小席啊,我們家小榭交到你手裡,我是一百個放心啊!」

「當然,我不會讓她受苦的。」席侽說著還看了一眼莫小榭,那眼神膩歪的要命,可謂是羨煞旁人!

一飲而盡,莫正海進入了正題。

「小席啊,這是我的二女兒莫猗柔,想必之前也是見過了。」

席侽點點頭,莫猗柔一副嬌羞的小模樣使勁對席侽放電。

「小席啊,我是這麼想的,我想讓猗柔去你的公司上班。這一來呢,大家是親戚,有人照顧,二來呢,猗柔學的是管理專業,也合適,你看……」

莫小榭聽了立即喊了聲:「不行!」

除了席侽,其他幾個人紛紛狠狠地掃了一眼莫小榭。席侽理了理西裝:「可以啊,一句話的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