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病之下》[朽病之下] - 第四章 正面碰撞

夜,月明雲稀。

一條碩大的十字路口,路燈閃爍斷斷續續的光芒,道路指示牌布滿鐵鏽而蝕化,四周的植被由於沒人清理,一根根蘆葦草如雨後春筍般瘋狂蔓延。

而在它們**,一位身着黑色風衣,背挎長刃的男人,靜靜地站在那裡。

他長了一張面癱臉,雙眸緊閉,耳畔微動。

宋之止聽從了方正的主意,由於西面的路不止一條,所幸三人分為兩隊,譬如他實力強就自己一隊,另兩位「老傢伙」一隊。

十分鐘過去,宋之止還以為碰不上了,但路燈下驀然出現一個龐大的身影,斷續的燈光映照他的藍臉也忽明忽暗。

宋之止睜眼,凝望,手握在刀柄,蓄勢待發。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罪族——將近三米的龐大身軀,身穿一條黑色背心與寬大長褲,兩隻猙獰的雙臂裸露出來,左臂上布滿青、紅二色刺青。

手腕掛着一條銀色十字架,上面刻着一位蜷縮起來的嬰兒。

他半邊藍臉忽然笑了起來,宋之止這才發現,這位罪族半邊的牙齒也是藍色的。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你放我走,我欠你個人情如何?」

「…..好。」宋之止鬆開握柄的手。

罪族男愣了下,似乎對他的回答感到意外。隨後徑直向前,與宋之止擦肩而過。

沒走過兩步,忽然兩人同時回頭,一人握拳,一人拔刀,猛烈地碰撞起來。

——砰!

拳骨對上刀身,每次碰撞都能濺起火花。罪族男沒想到這位面癱人反應這麼快,或許他們從沒想過要放過對方。

兩人被震的同時後退,又再一次碰撞。

罪族男咧嘴,猙獰地笑,「今日,你死我亡!」

炙熱揚起烈火,就像在代替主人孤獨地回應。

指揮室。

「孫姐,找到了,找到了!」周紫韻急急忙忙地跑過來,步履蹣跚地卡了一腳。

孫冰扶起她,這還沒彙報人就差點摔死在這了。

「謝謝孫姐,」周紫韻說,「這個符號在鍊金術語中代表移動!但這個符號所蘊含的精神力只達到了『微量』,所以不支持多數與大面積的移動。」

孫冰點了點頭,輕聲呢喃,似乎在自言自語又像詢問,「你說這位罪族費了這麼大風險,跑到牆內是為了什麼呢?」

周紫韻顯然也聽見了,貼過去小聲說:「你說他有沒有可能是為了偷東西?」

「偷什麼東西?」

「不知道。」

「…….」孫冰斜視了她一眼,「你去調查一下他初次出現的位置,我總感覺有點山雨欲來的感覺。」

「好嘞!」

罪族男猛地後退幾步,看了眼手心被灼燒的傷口,正在緩緩癒合。

他伸出另一隻手,把傷口擴大。一瞬間大量黑色鮮血順着手心流淌而下,但並沒有落在地上,而是被手腕的銀色十字架吸收了。

宋之止擦掉了嘴角的鮮血,眸色平靜,握緊刀柄,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他不明白罪族在幹嘛,但戰鬥的第六感卻隱隱不安。

罪族男隨即身上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