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病之下》[朽病之下] - 第四章 正面碰撞(2)

聲響,身軀竟然又高大了幾分,就像一座「小山」,氣勢遠比之前宏大,手臂足足有樹榦那樣粗壯。

他迎着宋之止的刀揮出一拳,巨大的力道伴隨烈風,與巨大的壓迫感。

宋之止被這一拳擊飛了出去,在半空中把刀**蘆葦叢里,才堪堪穩住身形。

他半跪着,喉嚨一甜,鮮血從口中噴涌而出,把蘆葦草增添一抹血紅色。

他踉蹌着起身,舉刀,但前方的十字路口空無一人,路燈斷續閃爍,寂靜無比。

……

某處灌木叢中,時不時地左搖、右晃一下,發出窸窸窣窣地聲音。

「你能不能別擠老娘我!」

「就這麼大地方,我能咋辦嗎?」方正無奈地說。

「那你就出去啊!」柳葉兒咬着牙,忍着怒氣。

「我不去,說好了一個人當誘餌。」

「你去啊,打賭是你輸給老娘的!」

「我抗議!三局兩勝!」

「我抗你奶奶個腿兒!」

就在這時,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從二人身後傳來,氣息溫熱,似乎就在耳邊,「要不你們再重新打個賭?」

「我贏的憑什麼打賭?」柳葉兒賭氣道。

「哎啊,咱倆也爭不出所以然來,就重新來吧。」方正勸道。

「好吧,那用什麼方法?」柳葉兒妥協道。

「不如就石頭剪刀布吧?」磁性地聲音說道。

「好啊,那你可不準耍賴了哦!」柳葉兒道。

「我為你倆作證,誰也不許耍賴。」磁性聲音道。

「那太好了,對了,敢問兄台大名?」方正好奇地問道。

「…….在下,皇甫皓煜。」

兩人猛地扭頭,只見一張藍臉正似笑非笑地瞅着他們。

「鬼啊!!!」兩人猛地從灌木叢跳出來,心臟被嚇得砰砰直跳。

但剛出去,就被拽上了脖頸,「二位怎麼不賭了?」

方正這才發覺他龐大的身軀,與手腕上掛的刻有嬰兒的銀色十字架。

「贖….贖罪嬰兒,你是罪族!」

「你很懂嘛!」皇甫皓煜把方正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柳葉兒在他手掌中用力掙脫,惹得罪族面色不快,「小妹妹你輕點,你隊友的煉金武器,可是燒的我很痛啊。」

「你遇見之止了?你把他怎麼了?」柳葉兒面色蒼白。

她不敢想,但宋之止各種慘死畫面,如決堤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向她的思緒傳遞。

「別哭啊小妹妹,他好的很,沒有性命之憂。」皇甫皓煜安慰道。

說完他在空氣中忽然嗅了嗅,最終落在了柳葉兒身上。

「詛咒的氣味,」他說,「這股味道真讓人懷念啊。」

「狗膽!你這隻變態快給她放下來!」方正從腰間拔出手槍,這是一柄銀色的左輪。

皇甫皓煜抓着柳葉兒緩緩後退,他把柳葉兒置放在身前,導致方正不敢開槍。

「我已經叫支援了,我的人馬上就到,你現在投降,我會給你留一個全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