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章 穿成惡毒女配

她穿書了。
穿成了不久前她剛看過的《位極人臣》里,一個下場慘烈的惡毒女配,沈月喬。
醒過來的那一刻,沈月喬看見床上中了迷香昏睡的少年和婢女,未來反派大佬徐懷瑾,心都涼了半截了。
原書里,原主這個沈家最小的女兒奇醜無比,刁蠻霸道,還嫌貧愛富。
因為嫌棄未婚夫徐懷瑾家道中落家徒四壁,就趁着祖父生辰宴客的時候,設計他跟家裡的丫鬟發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想逼徐懷瑾退親。
「奇怪,我明明看見徐公子往這邊來的,怎麼到這裡就不見了?」
憑藉原主的記憶,沈月喬一下認出來,帶頭說話在賣力地表演的,正是她身邊伺候的丫鬟小蓮!
小蓮是聽她命令把家裡人帶來這裡看私通現場的!
真特么,修羅場啊!
腳步聲越來越近。
沈月喬咬牙把睡的死沉的丫鬟拖下床來,迅速用帕子沾了涼水把人拍醒。
「不想死就趕緊走!」
書中描寫,這丫鬟性格剛烈,出事之後不堪受辱投繯自盡了。
丫鬟一睜開眼就被沈月喬那一大塊紅斑幾乎覆蓋住左眼的臉給嚇得一激靈,扭頭又看見床上的徐秀才,又是一抖。
伺候四姑娘的那個丫頭,就因為給她梳頭的時候梳掉了她兩根頭髮,便被拔禿了半頭秀髮,最後受不了跳河自盡了么?
丫鬟打了個寒顫,趕緊從窗口爬走了。
一點不帶含糊的。
沈月喬看了看床上的徐懷瑾,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沈月喬,不要慫,就是干!
沒想到的是,帕子還沒碰到他,昏睡中的少年陡然睜開了眼。
漆黑如墨的幽暗眸子里猛的射出兩道寒光。
沈月喬想起書里描述的句子:他的眸光森寒冰冷,黑暗中泛着危險的幽光,陰翳的猶如蓄勢待發的獵豹。
少年清雋眉目她都顧不上欣賞了。
帕子悄悄地掉下去。
沈月喬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只差一點就跪下唱征服了。
「事出突然,我……」
「大白天的關着門幹什麼呢?給我撞開!」
門口突然傳來一陣尖銳的聲音。
沈月喬也顧不上他了。
迅速拉開門鑽了出去,反手就關上門。
整個人都擋在門前。
「姑娘?你……」你怎麼在這裡!小蓮帶着人衝進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沈月喬,直接傻了。
「我喝了杯果酒覺得頭暈,就過來休息一下,你帶這麼多人過來做什麼?
沈月喬咬了咬後槽牙,想到書中的結局,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徐懷瑾因為此事,被剝奪了秀才功名,抓去蹲了大牢。
他家中病重的老娘聞知消息之後,急火攻心,一命嗚呼。
年幼的弟妹因為沒人照料而失手燒了房子,也沒能逃出來。
多年後,徐懷瑾憑藉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的強硬手腕,一躍成了當朝首輔,權傾朝野。
第一個被清算的,就是害的他一夕之間家破人亡的沈家。
而嫌貧愛富的原主,便是下場最為慘烈的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