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0章 《青囊經》

「你打聽他做什麼?」
不是說懷瑾的事情,怎麼說到老趙頭上了?
小姑娘低下頭,咬着下唇,半晌才支支吾吾的道,「……孫女這不是,當初年少無知,見識淺薄,衝撞了趙大夫嘛。」
「現在孫女兒想明白了,想跟趙大夫當面道個歉,不知道……趙大夫都有些什麼喜好。」
沈老爺子:「……」
好傢夥,說了半天是雞同鴨講對牛彈琴呢。
他說的徐懷瑾,她說趙老頭。
「爺爺,是不是孫女兒當初把趙大夫給得罪慘了,您也覺得,趙大夫絕對不會原諒孫女兒了?」
沈月喬好像要哭出來似的。
「……倒,倒也不是。」女娃娃要哭不哭的,看着就怪讓人不忍心的。
永康看老爺子一臉無奈,忙添了茶水又遞過去,「老太爺,您今個兒喝了不少酒,一定會口渴,再喝口茶水潤潤嗓子吧。」
沈老爺子接過茶盞,也明白永康是在暗示他,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行吧,與徐家的親事一時半會兒也急不得。
只要小喬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從現在開始改,也是來得及的。
沈老爺子深吸了口氣,「姓趙那老頭子啊,金銀財帛全不愛。」
「那……」
「他這一生醉心醫術,鬧到最後,連妻兒都離他而去了。」
沈老爺子說起來也頗為感慨,「去歲你還那麼說他,當時可把他的心跟自尊狠狠給傷了。」
趙大夫醉心醫術?
那可就好辦了!
「謝謝爺爺!我先走了,回頭請您吃飯啊!」沈月喬高興的無以復加。
「愛你喲!」沖沈老爺子比了個小心心,就提着裙子跑了出去。
沈月喬滿腦子想的都是,搞定了趙大夫,就等於搞定了徐夫人,搞定了徐夫人,就等於安撫住了徐懷瑾這個反派大佬。
那也就等於她不用死了!
哈哈哈,她要時來運轉了!
「……」沈老爺子給她這一出整懵了。
等到沈月喬的身影消失在門口,他才緩過神來。
剛才他的寶貝孫女兒說「艾尼喲」是啥意思?
不管了,管它是啥子意思,只要小喬沒有記恨他,心裏還是有他這個爺爺的就好!
太好了。
沈老爺子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後面去了。
永康:「……」
簡直沒眼看!
出了寧福堂,沈月喬的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一路往回走,一路想的都是。
要是研究所里珍藏的那些中醫的古籍孤本醫書能跟她一起穿過來就好了。
趙大夫學的中醫,那些東西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姑娘,您屋裡怎麼有這麼舊的書啊?」
剛走到房門口,就見小芹捧着本書從裡頭走出來。
陳舊的封皮,一下就把沈月喬的目光吸引住了。
這書……
怎麼看着如此眼熟?
封皮上的字也十分的熟悉。
「姑娘,您是從哪兒借來的這麼舊的書?」小芹把書在她面前揚了揚。
扉頁隨風飄了起來,她赫然看見書頁右下角有個紅色的小圓圈。
沈月喬小心翼翼的把書接了過來。
扉頁翻開,果然看見那一頁的右下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