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1章 您看我磕幾個頭合適?

臨出門前,白媽媽領着幾個下人送了些東西來。
沈月喬粗略一看,又是絲綢又是補品的,包裝的又十分用心,一看便相當的名貴。
「……這是?」
白媽媽說道,「夫人說,四姑娘先前開罪了趙大夫,如今要上門求人,自然是要有個求人的態度的,總不好兩手空空去。」
「夫人擔心四姑娘想不到這裡去,便讓老奴備了給四姑娘您送過來。」
「……」
沈月喬心說,禮我是備好了,只不過……
她一時不知道該誇這個母親體貼,還是該誇她周到。
昨日她站在東華苑那麼一說,母親是真的聽進去了的。
生不生氣且放一邊,怕她禮數不周,連東西都替她備好送到手上來。
不愧是親娘。
不愧是沈家的當家主母呢。
算了,禮多人不怪嘛。
多了這些禮品,會更妥帖。
「勞煩白媽媽替我多謝母親了。」
白媽媽欣慰的道,「夫人聽見這些話會很開心的。」
別說夫人了,就是她這個看着四姑娘長大的下人,瞧着四姑娘長大懂事,能理解夫人的良苦用心,都替夫人和姑娘開心。
沈月喬不知道怎麼接這話,只好借口說時候不早,便拉着人將禮物裝車,出發。
白媽媽回了東華苑,將沈月喬的話原原本本回給了林氏。
林氏長長的靜默了許久,眼眶卻紅了。
徑自的念叨着,「只盼着她是真的懂事了才好……」
「姑娘,到了。」
隨着小芹的話音落下,沈月喬撩起帘子的一小角往外看了眼。
濟民堂。
正是趙大夫開的醫館。
她拍拍臉,將帷帽戴好,袖中揣着《青囊經》,手上拎上親娘幫她禮品,便下了車。
戴帷帽一來是因為她是未出閣少女。
二來,她這張臉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出於社交禮儀,沒必要的時候還是別露出來了。
出門在外,自然沒有主子去遞帖子的道理。
小芹跟着出來,便是要去跑腿的。
但平日里這種打頭陣的事情都是小蓮做的,今日她頭一次上場,有些生怯。
但想到自家姑娘昨日才升她為梧桐苑的管事,便硬着頭皮上前,叫住一名葯童模樣的年輕人,「這位小哥,請問趙大夫可在?」
「姑娘找我師祖?」那葯童的目光充滿打量。
小芹心裏有些沒底,「……不,不是我,是我家姑娘。」
「不,也不對。我家姑娘是想請趙大夫幫忙看個病人。」
沈月喬也走上前兩步。
那葯童打量了她們主僕一番,像是見慣了這樣來延請大夫的場面。
「哦」了一聲,轉頭便往裡頭喊了一句:「師傅,有人想請師祖出診。」
裡頭有人答應了聲,便走了出來。
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子,蓄着撇小鬍子,穿着布衣,卻也有些大夫獨有的氣質。
那大夫無奈的看了那葯童一眼,客氣的將沈月喬主僕請進醫館。
「姑娘家中何人生病?可是本地人?若是方便,可否到醫館來就診?」
沈月喬:「?」
那大夫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