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7章 你又耍什麼花樣?

徐佩玖都嗷嗷哭起來了。
「母親你怎麼了?」
「你這個壞女人,你對我母親做了什麼?!」
沈月喬:「???」
她可是廚藝小天才,閑暇之餘參加美食大賽也是拿過冠軍的人,不至於穿過來之後連鍋雞湯都燉不好還燉成毒藥吧?
還是說,剛才她加的水……
不可能吧。
她還想研究研究那水是啥成分呢,再說她自己嘗過,真能把人吃壞了,那她自己就是第一個……
「這也太好喝了!」
趙大夫跟謝氏幾乎是異口同聲發出的驚嘆聲。
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
沈月喬長鬆了口氣。
徐懷瑾冷睨了她一眼,趕緊問謝氏,「母親,您沒事?」
「沒事!」謝氏臉上掩蓋不住的驚喜,和趙大夫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眼底皆是驚嘆。
謝氏出身名門,打小在京城長大的,不敢說吃遍天下的山珍海味,卻也是吃過不少好東西的。
可這麼好喝的雞湯,還是頭一回喝到!
趙大夫吹了吹剩下的兩口湯,趕緊都灌了進去。
「丫頭,你往這湯里加了什麼?」
呃……
就,加了點特別的水。
不過,這肯定是不能說的。
沈月喬一臉無辜的道,「就,水,鹽那些,沒什麼特別的。」
說著話,徐懷瑾沖她投來冷嗖嗖的目光,她險些咬到自己舌頭,又哂笑道,「可能是山貨本身的味道鮮甜吧……」
她這個說辭倒是說的過去。
趙大夫便沒有深究了,但對雞湯愛不釋手。
當下又給自己添了半碗。
謝氏也忍不住跟着添了半碗。
惹得龍鳳胎也眼饞的不行,各自端起小碗呼哧呼哧的喝了起來。
「你們也都坐下吃吧。」沈月喬吩咐小芹還有車夫。
他們都忙擺手,做下人的哪兒有跟主人家一起用飯的道理。
「這不是在府里,出門在外沒那麼多講究。」
趙大夫也示意他的葯童坐下,他們才沒有推辭。
沈月喬轉頭又給徐懷瑾遞了碗雞湯,臉上帶着討好的笑容。
雖然隔着帷帽看不見吧,但她覺得笑是一種善意,會傳染的。
徐懷瑾也別彆扭扭的接過來,他也想知道,是不是真像他們說的那麼好喝。
一口雞湯下去,差點把自己的舌頭給香掉了。
要不是親眼看着沈月喬燉的湯,他都懷疑她偷梁換柱了。
原以為她進灶房那就是逞強,自欺欺人。
結果,小丑竟是他自己?!
這頓飯因為有沈月喬這鍋雞湯和那半隻白切雞的加持,前後兩鍋飯狂風掃落葉一般,渣都沒有剩下。
妥妥的光盤行動。
一路趕來,大家都乏了,一頓飯吃下來東倒西歪。
龍鳳胎把肚兒吃的溜圓,挨着母親謝氏困的眼皮子都耷拉下來了。
徐佩瑜連壞女人都不罵了。
趙大夫也靠着牆打了個帶蔥姜味的嗝。
更別提原本打算不吃那女人的食物的徐懷瑾,也吃了個十分飽。
坐在那兒就不想動了。
小芹車夫葯童幾個,也都吃的前所未有的飽。
那雞,那湯,太下飯了!太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