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8章 反派大佬對她道謝了!

趙大夫一雙老眼都瞪圓了,這要不是在徐家,德高望重的老頭子估計要脫鞋往她頭上拍了!
她早上剛道的歉,現在又說人家誤診,沈月喬覺得自己是在把趙大夫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外面還有個虎視眈眈的徐懷瑾。
脖子一陣陣的發冷。
為了活命,沈月喬也顧不上那許多了,悄聲飛快的將謝氏的病情又說了一遍,包括她的糖尿病併發症。
並且強調,尿崩症的「因渴而消」,根本不會是這種併發症。
「竟然還有這回事……」
趙大夫陷入沉思,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怎麼會知道的這些?」
沈月喬攤手,傻笑不說話。
趙大夫自己又道,「是了,早年尋你爺爺時曾跟他提及,有病患所患的消渴病,你這孩子倒是記性好,竟然記住了。」
她都不用找理由,他自己替她解釋了。
可重點不是這個啊。
「糖……消渴病的併發症對微小血管的損害。徐家伯母併發症明顯,原來那個大夫的方子不對症……」
「微,微什麼管?」
「脈絡,我是說,脈絡。」沈月喬趕緊改口,「趙爺爺,這要是誤診,您的一世英名受損不說,也會耽誤徐家伯母的病。您……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趙大夫深深看了她一眼,隨後轉身走出了灶房。
「呼……」沈月喬是挺怕這老爺子當場翻臉的,他竟然沒有。
她躲在灶房裡往外偷看。
趙大夫重新為謝氏診脈,又仔細的問了幾個關於微小血管……哦不,脈絡的問題,還詢問了身體有沒有其他方面的癥狀。
謝氏逐一回答,徐懷瑾在邊上也能搭上幾句話。
半晌,趙大夫遺憾的嘆道,「竟被那小丫頭說對了,老朽這把年紀還誤診,學海無涯啊。」
謝氏吃了一驚。
「趙大夫這是這麼意思?」
「老夫的意思是,令堂這幾年的葯算是白白吃了。虧得小喬提醒我,否則老夫也要耽誤了徐夫人的病情了。」
徐懷瑾詫異的朝灶房這邊看過來。
沈月喬趕緊往回縮。
徐懷瑾看見那個毛茸茸的腦袋一下縮回去。
像只小烏龜似的。
趙大夫給謝氏施了套針,是疏通脈絡的,又重新給謝氏開了方子,還列了宜食的單子和長長的一個忌口單子。
過去幾年的葯白白吃了,換了誰心裏都難受。
可一想到終於能對症下藥,謝氏心裏這塊石頭便又鬆快了許多。
聽從醫囑,說不定她能活動抱大孫子的那一天呢。
雖然趙大夫的方子有一定作用,但效果肯定不如胰島素的,要是她手上有胰島素就好了。
躲在灶房的沈月喬暗暗惋惜。
直到他們說完了,沈月喬才從灶房鑽出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虛什麼。
就是虛。
尤其是反派大佬盯着她看的時候。
哂笑了下,什麼話都沒說。
她已經吸取昨日的教訓了,要少說話。
弄完這些,時候已經不早了。
錦州路遠,沈月喬他們看着時辰就要打道回府了,才把帶來的補品禮物卸了下來。
謝氏錯愕之餘,拉着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