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19章 投繯自盡的剛烈脾氣

要不,她把梳妝台劈了,做成個小箱子?
就像她從前用的那個特質的便攜醫藥箱。
這個念頭剛閃過腦海,她就眼看着一個便攜醫藥箱憑空出現在梳妝台上。
沈月喬還沒來得及打開看看,小芹便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姑娘,你跑那麼快,奴婢都……」
被梳妝台上的便攜醫藥箱吸引了目光,話頭一頓,「姑娘,那是什麼?」
「這是我先去託人打的,今日送過來了。」
「這樣式,怎的沒見過……」小芹暗自嘀咕。
但想到自個兒家姑娘向來喜歡一些新奇的玩意兒,而且脾氣也不大好,說多了怕是得挨打,便不敢多嘴了。
「你方才要說什麼?」
小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忙道,「對對,是夫人。是夫人身邊的魏媽媽說,夫人要見姑娘您。」
這才剛進家門。能不能明天再去?
沈月喬心裏一陣哀嚎。
但她也知道,明日去肯定是不行的。
母親對徐家的事情很是上心,定是讓人盯了一整日,才會她剛一進家門就差人來傳她。
就這樣,沈月喬屁股都沒沾到梧桐苑的凳子,就被林氏叫去了東華苑好一番盤問。
沈月喬只能將今日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林氏對她竟然給趙大夫下跪賠罪感到意外,但細想,合該如此。
他們長輩該道的歉都道過了,若想換的人真心諒解,自然是要她自己去努力的。
林氏也說她,「幸好是趙大夫大度,若換了旁人,少不得要你好看。」
沈月喬沒得反駁。
得知謝氏的病有治,林氏也十分激動,說理該抽個時間親自去看望。
書里的林氏深居簡出,除了偶爾會去城外佛寺上香之外,幾乎常年不出門,怎麼就要不辭辛苦的去看謝氏呢?
但想到目前沈家與徐家還有一紙婚約在,母親說要去,好像也說的過去。
沈月喬便不敢多說什麼。
「你從前荒唐,如今既然洗心革面,為娘便也不去細究你那些錯處,你也要爭點氣,莫要丟了沈家的體面。」
林氏又訓了好些話,總結下來,不外乎是讓她別再重蹈覆轍,好好珍惜徐家這門親事,好好珍惜徐懷瑾這樣的青年才俊,過了這村沒這店。
感動么?
沈月喬根本不敢動。
那可是反派大佬啊!那不是我一個炮灰能肖想的。
這些話在林氏面前自然不能說,沈月喬唯唯諾諾的應了一番,林氏才想起她一路勞頓似的,終於肯放她離開。
臨走前讓白媽媽塞給她一瓶祛瘀膏。
三姑娘卻早早在東華苑門口等着。
把她抓過去又問了好些話,沈月喬都說累了,幸好該聽見的重點三姑娘都在東華苑悄悄聽去了。
三姑娘塞給她一瓶藥酒,說是先前她崴了腳,趙大夫給她拿來的,治跌打損傷是最好的,讓她回去擦擦膝蓋,指不定青了。
沈月喬感動的給了三姑娘一個擁抱。
旁的不說,就沖這份體貼,也是要抱抱的。
回了房,換衣服時沈月喬才想起來今日戴了一天帷帽一直沒摘。
拿下來往銅鏡里一瞧,腦門確實是腫了,也淤青了。
兩個膝蓋也都青了。
這細皮嫩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