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0章 分明是逼迫!

沈月喬一早起來,就聽說房門口便跪了一排求責罰的。
她披了衣裳出來看。
不止那幾個認不清誰是主子的二等丫鬟來請罪,便是幾個三等丫鬟,還有洒掃打雜的,也都跪在那兒。
「一大早的這是做什麼?傳到母親耳中,又該說我苛責下人了不是。」
「奴婢絕沒有這個意思,姑娘明鑒!」帶頭的春桃搖頭如撥浪鼓。
沈月喬嘴角勾了一下,笑意卻未到達眼底。
原主之所以跟林氏不親,而跟黃氏親,其中她院子里這些丫鬟也是起了大作用的。
幾個二等的丫鬟跟小蓮串通起來,一道給原主往歪路上帶,又在背地裡告黑狀,挑撥離間她和母親的感情。
原主在親娘那裡得到的只有責罵和痛打,在黃氏這裡得到的卻是溫柔體貼和母愛,小蓮再從旁說幾句黃氏的好話,一來二去的,自然就不一樣了。
就是換成個男的肖想她,這一套也是行的通的。
「小芹,他們這是做什麼?」沈月喬兀自轉問身邊的大丫鬟。
小芹道:「春桃說她們幾個起晚了。」
「起晚便起晚了,照規矩扣了月錢便是,這麼多人都跪到我跟前做什麼?是沒事做了么?」
她轉身便要往回走。
沒想到,這時候就出了意外。
後面跪着的三等丫鬟里有人喊道:「姑娘,奴婢沒有起晚,是桃枝姐姐說,人多力量大,我們都過來一起跪着請罪,姑娘便不會罰下來了。」
從前都是這樣的,有點什麼事,都是大家往那兒一跪,再由小蓮出來,好話說盡,把姑娘勸回去。
誰知今日竟然行不通了。
沈月喬差點給氣笑了,就這麼一幫糊弄主子的的奴才,屁大的事動不動就要跪一院子人來請罪。
欺上瞞下,內外勾連,原主不給養成那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樣子才怪。
沈月喬停住腳步。
先前說話的丫鬟趕緊又道,「奴婢的娘生了病,月錢給她抓藥都緊巴巴的,還請姑娘開恩!」
有她開了頭,其他人便都跟着說自己是被春桃她們給叫過來的。
春桃一下就慌了,「姑娘,不是的,奴婢是……」
「既然你們這麼不願意在梧桐苑伺候,強留也是無趣。」沈月喬吩咐小芹道,「稍後你去一趟東華苑,就跟母親說,梧桐苑這邊我不要太多人伺候了,看要如何安排。」
「是。」
沈月喬想想,又道:「算了,晚點我自個兒去吧。」
為了表達她改過自新的的決心,還是她親自去比較好,給小芹做個示範,也便於她觀摩學習。
一陣晨風過來,吹得她直哆嗦,沈月喬掃了眼地上跪着的那些,「散了吧,各自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說完,也不管她們愛不愛起,轉頭又進了屋子。
唉,嬌小姐的身子太麻煩,她得抓緊時間去強身健體。
眼看着就要入冬了。
秋天都冷成這樣,等冬日到了,這副弱質身子怕是得凍成狗了。
睡到辰時。
沈月喬才起來梳洗打扮。
府里老夫人早逝,老太爺也不是個苛刻的,沒有每日晨昏定省的規矩,所以她才能這麼鬆散。
以前她就特別喜歡古典髮髻,知道小芹是個手巧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