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2章 不過如此而已

二房這邊,一共五個孩子,一兒四女。
嫡長女沈汀雪和庶出的次女沈汀蕙早已出閣,嫡長子沈雋也是在書院讀書,讀的還是附近幾個州府最好的青河書院,每個月也就回來一趟。
前幾日老爺子壽辰本該回來的,卻因為跟他恩師出去訪友,去了一個多月,在路上耽擱了沒能趕上。
如今還在往回趕的路上呢。
那位恩師據說也是大人物,所以沈老爺子並未怪罪。
沈家大房卻是已經沒人了。
沈泰上面原本是有個長兄沈之棟的,但沈之棟還不到弱冠之齡便病逝了,如今沈家也就只有二房三房。
但這麼一比,人數上好像有點欺負三房了。
不過,人數也不代表什麼。
她爹娘也不是三叔跟黃氏那種沒眼力的東西。
沈月喬走的慢,順便在認路。
她到時,人基本都齊了。
老爺子坐在主位,沈泰居於左下,緊接着是林氏、三姑娘沈汀喬,中間空了一個位置,過去便是三房的五姑娘沈綿。
沈家老三沈國富坐在右下,黃氏一邊挨着他,一邊挨着五姑娘沈綿。
沈月喬向長輩們見了禮,又為了遲來的事情告了罪,便朝空着的座位走過去。
剛沾到凳子,左手邊的沈綿便陰陽怪氣的道,「四姐姐,幾日不見,你怎麼一點沒變?吃個午飯都要大家等你一個人。」
沈月喬眼皮子掀起瞧了她一眼,「五妹妹耳朵不太好?」
「你什麼意思?」
「方才我跟爺爺賠罪了。」
說那麼大聲,所有人都聽見了,老爺子都跟她說了無妨,就她一個沒聽見,不是耳朵聾了是什麼?
沈綿噎了一下,氣呼呼道,「你說誰耳朵有問題?你耳朵才有問題呢。」
「怎麼能對你四姐姐無禮?」黃氏裝模作樣的拍了她的手背,沖沈月喬笑道,「小喬,你妹妹年紀小不懂事,你莫要同她計較。」
「三嬸,沈綿就小我一歲,而且我是秋天生的,她是春天生的,仔細算算,也就差個半年。」
言外之意是,前後差半年,她年紀小我年紀就大么,憑什麼讓着她。
直接沒給黃氏留臉面。
壽宴那日的光景從眼前掠過,黃氏在心裏狠罵了兩句小賤人,臉上倒是繃住了。
「你這話就不對了,這不是長幼有序,便是長了半歲,小喬你也是年長的。」合該讓着妹妹。
沈月喬面不改色的道,「長幼有序怎麼沒見她敬我半分?」
她還從沒被人這麼拿自己的話堵了嘴呢,竟被這個丑的不堪入目的死丫頭佔了便宜。
黃氏嘴角撇了一下,「小喬這是也沒把我這個三嬸放在……」眼裡?
「大人跟小孩子計較什麼,成何體統?」
責備的話被老爺子攔腰打斷,黃氏臉上一陣難堪。
那個醜丫頭擠兌她,老爺子竟然還幫腔。
她這個三嬸的臉還要不要了?
黃氏往沈國富那裡看,沈國富一聲不吭。
沈泰皺了皺眉,也沒說什麼。
只有林氏不輕不重的說了沈月喬一句,「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