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3章 這還是人么?

沈月喬:?
寧福堂的人都是有規矩的。
不該說的不會說。
平安會這麼說,肯定是因為老爺子交待了他。
趙大夫昨日便跟她的馬車一道來了,今日又來?
沈月喬腦子裡閃過個念頭。
出門前,她往鏡子里看了一眼。
那塊紅斑還是丑的驚人,她就又把帷帽戴上了。
眼下亟需解決的,除了謝氏的病,就是她這張丑的驚天動地的臉了。
哪個女孩子不愛美?
要她頂着這張臉過一輩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寧福堂里。
沈老爺子與趙大夫在說些什麼,討論的正激烈,便聽見門口小廝通傳道,「四姑娘到了。」
兩個人對視一眼,便各自坐好。
沈月喬進了門,卻見兩位老人家都神色肅然。
尤其趙大夫正襟危坐着。
雖然他平日里也是個盡職盡責的大夫,卻鮮少有如此嚴肅的時候。
沈月喬不由得遲疑:難不成,我又做了什麼?
可是沒有啊!
「孫女兒見過爺爺,趙爺爺。」
沈老爺子叫了起,卻不說話,一直盯着她瞧。
就連趙大夫也一直盯着她。
饒是沈月喬活了兩輩子,自認為臉皮算厚的,但被兩個加起來一百多歲的老頭子這麼一直盯着看,便是十頂帷帽戴着也有些頂不住啊。
「……爺爺,孫女兒是做錯了什麼事么?」您要不就直說了,來個痛快的?
誰知沈老爺子與趙大夫對視了一眼。
趙大夫「霍」地聳起來,嚇了沈月喬一跳,她連退了兩步。
趙大夫尷尬的清了下嗓子,換上誠懇的神情,「丫頭,那日在徐家,老夫險些就誤診了徐夫人的病,虧得有你及時提醒了我,老夫慚愧啊!」
「老夫行醫數十載,看過病人無數,卻險些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耽誤了病人的病,尚不如你一個小姑娘來得細心。」
「咱們學醫的,除了要有一顆醫者仁心,有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想所的;也得膽大心細,所謂望聞問切……」
趙大夫開了個頭便收不住,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說了起來。
書里他就是個一筆帶過的小配角,只說他醫術高明德高望重,可沒說他還是個話嘮啊。
沈月喬生怕他講起來沒完沒了,弱弱的打斷道,「……所以,趙爺爺的意思是?」
「我想收你為徒,你可答應?」
就,挺突然的。
「這,不太合適吧?」沈月喬有些為難的看着沈老爺子。
三姑娘早上才說沈家不可能讓自己的嫡女去學醫,她覺得也在理,畢竟受世道所限。
可趙大夫說了這麼半天,老爺子既沒有生氣,也沒有打斷,他是同意了的?
見沈月喬猶豫,趙大夫又道,「不如我拜你為師也成。」
沈月喬:???
「趙爺爺,小喬什麼都不會,怎敢說收您為徒?這可如何使得。」
雖然她沒想拜師,但收這麼個徒弟,也實在是不敢擔啊!
「就是,我家小喬才多大年紀,你多大歲數了?你敢沖她叫一聲師父,也不怕外人聽見了恥笑與你?」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便是我拜了小喬丫頭為師,也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