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4章 做夢叫你名字

「魏媽媽你誤會了,我……」
「姑娘,我明白的。」魏媽媽滿臉欣喜。
沈月喬:不,你不明白!
「夫人還怕四姑娘還會從中作梗破壞這樁親事,如今看來,夫人是多慮了。」聽了魏媽媽帶回來的消息,白媽媽都忍不住笑容滿面。
林氏煞有其事地點點頭,「早該如此的。」
那徐家的懷瑾生得一表人才,又滿腹經綸,是個有前途的。
只要小喬能收了心,將來嫁過去,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阿嗤!」
遠在梧桐苑的沈月喬猝不及防打了個噴嚏。
小芹忙不迭遞了帕子過來,「姑娘,您無礙吧?莫不是着了涼?」
「不妨事的。」沈月喬搖搖頭。
魏媽媽一回府便迫不及待找了個由頭離開,想也知道是去東華苑了。
至於針灸的事情。
他們都攔着她拿自己試針,她還不會偷偷來么?
而且她一下午順下來,覺得趙大夫這套針法還有待完善。
這套針法雖然可以緩解謝氏腿部的癥狀,但說治療,還遠遠不夠。
屋子裡好像有「咔」的一聲響起,小芹嚇一跳,「什麼聲音?」
沈月喬卻聽見,好像是從柜子那邊發出來的。
難道是便攜藥箱?
「這裡不用伺候了,你先下去吧。」
要去一探究竟的小芹只好轉頭出去了。
沈月喬躡手躡腳的打開柜子里的藥箱,赫然多了兩冊醫書。
一冊是《扁鵲神應針灸玉龍經》。
一冊是《黃帝明堂灸經》。
真是雪中送炭啊!
沈月喬用過晚膳就鑽進了屋子裡,說是要練字,不讓任何人打擾。
小芹和魏媽媽還有綠俏綠竹等人守在外間,自是不敢入內。
翌日晨起,馬車備好要去濟民堂,魏媽媽眼尖的發現,四姑娘走路的姿勢好像有點怪怪的?
但她又覺得,四姑娘沒有銀針在手,便是想拿自己試針,也是不可能的。
平安鎮,徐家。
自那日沈月喬帶着趙大夫來過,給謝氏重新診脈換了方子又施針之後,才幾日的光景,謝氏的氣色竟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
用她自己的話說,腳沒那麼痛了,能多出來走走晒晒太陽,人自然有精神了。
徐家龍鳳胎對沈月喬的態度卻是不一。
傲嬌的瑜姐兒每次提起她來都要氣呼呼的哼一句:「壞女人!」
小玖就不一樣了,每逢飯點便砸吧嘴,十分懷念的說:「那個做飯好吃的仙女姐姐什麼時候再來我們家鴨?」
「你就知道吃!」瑜姐兒想到大哥被那個壞女人欺負就氣不打一處來。
小玖卻學着她哼哼道,「明明你吃的比我還多!」
小姑娘畢竟臉皮薄,被弟弟這麼一數落,臉紅的跟熟透的蘋果似的。
丟下一句:「我不理你了!」便飛也似的躲回了房間。
徐懷瑾也沒想到,那個一心想退了婚另攀高枝的女人,竟然是真心找來趙大夫為他母親診治的。
而且一頓飯就收買了他的幼弟。
就連母親對她的評價也是與從前大相徑庭。
可他不信那個女人會真心悔改。
騙他到那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