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5章 你怎麼能拿自己試針

今日正趕上書院休沐的日子,他在家,客人上門,他自是要出來迎的。
他哪裡知道,沈月喬在馬車便睡著了,胡亂做夢不說,還在夢裡叫她的名字。
她……
她都夢見了些什麼,竟叫的那般,那般……
簡直不知廉恥!
車上,魏媽媽臉上一陣一陣的臊紅,「姑娘,您還沒出閣呢,大庭廣眾之下,怎麼能對徐公子……」說那種話?
姑娘竟然夢裡都是徐公子,還當著人家徐公子的面說夢話喊出他的名字。
她一把年紀有兒有孫的人了,都替姑娘覺得臊得慌。
「魏媽媽,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沈月喬一個頭兩個大,她只是想跟徐懷瑾解釋她不是故意喊他名字的。
不是做夢都在夢見他啊。
……也不對,她確實是做夢都夢見他。
可此夢非彼夢啊。
魏媽媽卻給了她一個眼神:您看我信么?
沈月喬:「……」
這下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小喬。」
車外響起謝氏的聲音,竟是她親自出來迎了。
沈月喬連忙正了正帷帽,扶着魏媽媽的手下了車。
「伯母,天氣冷,怎能勞您親自出來?」
「你都能不辭辛苦的帶着大夫過來為我診病了,我便是出來迎個客,也不為過。」謝氏親昵拉着她的手。
沈月喬也不好掙脫,順從的同她一併往裡走。
跟在後面的車夫跟小芹則是趕緊去把後面的東西搬下來。
正堂里擺上了茶水,也燒上了爐子。
徐家的龍鳳胎早就在正堂里窩着。
一個是眼巴巴等吃的,一個生怕沈月喬欺負了她大哥跟母親。
趙大夫為謝氏診了脈,又問了一些她如今的情況,不說身子內里如何,單從氣色上來說,謝氏便比上次瞧見的模樣好太多了。
眼睛裏也有了光。
魏媽媽的目光在沈月喬與徐懷瑾之間來回了一圈,意有所指的道,「上次四姑娘回去還說徐家夫人身子虛弱,如今瞧着,倒像是大好的模樣了。再將養些時日,便是錦州城裡的那些夫人也是比不上的。」
趙大夫也道,「患者放寬了心,病自然能好的快些。」
說著還看了沈月喬一眼。
沈月喬算是聽出來了,他們一個兩個的是恨不得立刻把她和徐懷瑾按頭成親?
可謝氏這是糖尿病啊,是個只能控制沒辦法根治的病啊。
就吃了幾帖葯能好到哪裡去?
「趙爺爺,今日不是還要給伯母針灸的么?」沈月喬巧妙的轉移話題。
趙大夫知道她是想轉移注意力,也只是笑了笑,應下了。
「趙爺爺,不若就從這次開始吧。」進了屋,沈月喬便轉頭對身後的趙大夫說道。
這次針灸,是沈月喬頭一次正經觀摩學習。
先前她在濟民堂都是用銅人練習的。
來之前便說好了,這次她若是能準確找到謝氏腿上的穴位,下次便可以由她來施針。
趙大夫詫異看着她,沒想到這丫頭如此心急。
「小喬也會施針?」謝氏也是吃驚。
「不行!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