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6章 真箇是百年不遇的天才

這孩子膽子未免太大了!
沈月喬苦笑了一下,「那您是答應讓我試針么?若是您信不過,便在邊上看着,我若是出錯,您阻止我也來得及。」
一切都是為了活命啊!
若不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她也不至於拿自己試針。
擱在現代,她總不會為了練手在自己身上拉刀子的。
「那……」她態度誠懇,言辭懇切,趙大夫便是想不答應,也過不了心裏這一關。
只叮囑道,「那你不要逞強,若是不行,還有我老頭子在呢。」
沈月喬點頭說好。
一老一少說完便進屋了。
沈月喬低着頭沒說話。
是趙大夫問謝氏道,「徐夫人,小喬丫頭是老夫這些年見過學醫最有天賦的孩子,治療你腿疾的這一套針法老夫都教給她了,她也練的不錯,你可願意給個機會讓她上手一試?」
他個人答應了沈月喬是一回事,謝氏肯不肯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若是病患不答應,他也不能強行讓人接受。
沒想到的是,謝氏一口就答應了。
「小喬竟真的也會行針?那是再好不過了。我信得過她!」
「母親!」徐懷瑾、徐佩瑜兄妹倆異口同聲。
「住口!」謝氏也是來了脾氣,「你們願意看便待着,若不願意看便出去。我的病我還不能決定讓誰看么?」
謝氏雖然對孩子們一向疼愛,卻也不是溺愛的。
此時見母親動了怒,徐懷瑾也只得偃旗息鼓。
但也把這筆賬記到了沈月喬的身上。
這個女人……
她最好別出什麼幺蛾子,否則,母親若少了一根汗毛,他定要她好看!
年僅五歲的徐佩瑜也狠狠瞪了沈月喬一眼。
「壞女人!」
兄妹倆倒是默契,誰都不肯出去。
就連一直守在灶房等吃的徐佩玖,見哥哥姐姐沒出去,也跟着鑽進屋子裡來。
加上本就在屋子裡的沈月喬、趙大夫還有魏媽媽,本就不大的屋子,這麼多人全擠進來,可謂是人滿為患了。
沈月喬:「……」
「你們後退一些。」
魏媽媽見屋裡人太多,自己也確實擠不下了,便向沈月喬行了一禮,說自己去門口候着。
徐懷瑾不滿的看了她一眼,到底拉着龍鳳胎退到門口去。
趙大夫也往後退了幾步,拉開距離。
上次施針只在腳踝處施了七八針,十幾個穴位的這套針法是回去之後他翻了醫書琢磨下來的。
沈月喬這次便是要用這套。
「伯母,待會兒我下針會跟你說,若是有哪裡不適,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我。」她怕謝氏緊張,也像從前在醫院一樣,簡單叮囑了幾句。
謝氏點點頭,見她如此冷靜持重,也安下心來。
「你放手做吧,伯母信你。」
起初她點頭說讓沈月喬來下手施針是有回護的成分在的。
瑾哥兒跟瑜姐兒對她都頗有微詞,若是她也拒了小喬,只怕要寒了人家姑娘的心。
但沈月喬畢竟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便是天賦再卓絕,也還是個孩子。她緊張在所難免。
可沈月喬這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