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27章 你大哥本就是我未婚夫

「母親……」
「如今家裡上下里外全靠你一個孩子在操持,是母親對不住你。」
徐懷瑾忙道,「母親且不說這些,兒子作為家中長子,自是應該擔負起照顧母親與弟妹的責任,這是兒子應該做的。」
他隱隱有個感覺,母親說這些話另有意思。
「母親也知道你是個明事理懂事的,」謝氏頗為欣慰,但話鋒一轉,「可今日之事,你覺得自己做對了么?」
果然。
「是兒子衝動了,不該對沈四姑娘出言不遜。」
「只是出言不遜而已么?」謝氏盯着他道。
知子莫若母,瑾哥兒是她親手帶大的,這孩子什麼脾氣秉性她會不知道么?
當時他那個眼神,分明是,分明是……唉!
徐懷瑾毫不猶豫的跪了下去,「懷瑾知錯了,是懷瑾惹了母親生氣,母親打我罵我都好,莫要氣壞了身子。」
沈月喬那個女人究竟是給母親灌了什麼迷魂湯,竟讓母親都替她說話了。
「你沒有惹我生氣,你惹的是小喬。」謝氏嘆了口氣。
「從前外頭關於沈家四姑娘的風言風語也不少,可自那日去了沈府壽宴回來之後,你便一直悶聲不吭。母親不知你在沈府遭遇了什麼,無從開解。也知道你向來是個有主意的。」
「可就事論事,今日之事你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該去向人家小喬賠個禮道個歉?」
「我……」
要不是那個女人劣跡斑斑在前,他又如何會懷疑她?
「你知道小喬為了請趙大夫過來給我治病,費了多少功夫么?她去濟民堂,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向趙大夫下跪磕頭!」
「錦州到平安鎮,來回一趟要四個時辰,一天才幾個時辰?人家如此掏心掏肺勞心勞力,卻換得你冷言冷語,換了你,你當如何?」
「何況人家小喬是個小姑娘,比你還小三歲呢。便是有什麼錯,還不能化解么?徐懷瑾,你這麼多年讀的聖賢書都讀到哪裡去?」
謝氏氣得撐着床要坐起來,徐懷瑾忙將她按住,「母親,兒子知道了,兒子這就去跟沈四姑娘道歉。您仔細彆氣壞了身子。」
「那你還不快去!」
徐懷瑾一刻也不敢耽誤,抄起桌上的鍋鏟便疾步往外走,生怕走慢了,謝氏還要動怒。
聽得腳步聲遠了,躺在床上的謝氏才悄然嘆了口氣。
她想的也簡單。
從前想的是,只要沈四姑娘是個好的,能夠跟瑾哥兒好好過日子,她便什麼都不求了。
可如今看,小喬那家世,便是商戶那也是個極為厲害的商戶,打小長在金銀窩裡,卻毫無驕矜高傲,反而平易近人,還會一手如此了得的醫術。
天底下打着燈籠都難找到第二個了!
依照她這通身氣派和說話做事的氣度,往後指不定能過的多紅火呢。
俗話說娶妻娶賢,不正是如此么?
她可不能眼睜睜看着這麼好的姑娘被瑾哥兒白白氣走了。
徐懷瑾出了屋子,卻找不見沈月喬。
一問院子里的趙大夫才知,她竟是追着瑜姐兒出去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