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3章 一把抱住他的後腰

不過,有了沈冕的加入,黃氏再說什麼做什麼,可就都是徒勞了。
就算有什麼內情,她也不可能在這麼多人面前拆自己兒子的台。
沈冕可是她的命根子!
之前是扯上她的如霜,現在又扯上她的冕兒。
這沈月喬好重的心機啊,原是在這兒等着她呢。
黃氏這個恨啊。
「薛兄,徐某家中還有事,你們所說的宴席我就不去了,告辭。」徐懷瑾朝薛霽作了個書生禮,說家中有事分明是不想繼續摻合這沈家之事。
轉頭對上沈月喬的視線,徐懷瑾也一改之前的溫吞書生模樣。
唇紅齒白的一張俊臉冷的跟剛從冰窖里撈出來的一般。
轉身便走。
他今日是來參加老爺子的壽宴的,所以還要去向老爺子辭行。
「徐兄,別啊。」沈冕最是着急,連忙追了上去。
薛霽看了看沈月喬,也追了上去。
沈月喬也是想去追的,但看見黃氏也準備落跑,要飛出去的腳硬生生給拉回來。
「慢着。」沈月喬伸手攔下她,「三嬸編排了那麼些糟污話來詆毀徐公子的清白,難道就這麼算了?」
「那你還想怎麼樣?!」黃氏咬牙切齒。
「徐公子是爺爺的貴客,三嬸至少要道個歉吧。」沈月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黃氏訕訕,「……徐、徐公子剛走,就……」不必了吧。
話沒說完,沈月喬便皮笑肉不笑的道,「我這不是在這兒呢嘛。徐公子是我的未婚夫,我可以代表他。」
黃氏鐵青着臉:「……」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
她開了這個口道歉,傳出去,以後往旁人如何看她?
黃氏恨恨的看了沈月喬一眼,卻對上沈月喬涼涼的眼神,心虛地低頭便往外走。
沈月喬也不再攔她,看她跟那幾個女客走到月洞門了,才涼涼道,「我沈家門檻雖然高,但從不出小人。往後誰若想來放肆的,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
黃氏腳步一滯,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而那幾個被黃氏說動了過來準備看熱鬧、最後卻看了個寂寞的夫人們,全都是一臉寒霜。
恨不得立刻就和黃氏劃清界限。
為了個不起眼的沈家三房太太,得罪了二房的四姑娘,那就等於是得罪了沈家二老爺沈泰!
這買賣虧大了!
黃氏心裏慪的要死,走的飛快。
她在沈家這麼多年她還沒這麼受過誰的氣呢,這蠢貨沈月喬居然敢給她甩臉子!
今日這口氣她遲早找回來!
人一下走的七七八八。
小蓮也暗搓搓的想溜走。
「你等等。」沈月喬叫住她。
小蓮心裏一慌。
「……姑、姑娘?」
「怎麼?你是瞧不上我身邊一等丫鬟的位置,想去三嬸身邊伺候了?」
小蓮驚詫的忙不迭搖頭,「姑娘恕罪!姑娘待小蓮親如姐妹,小蓮怎麼會……」
「原來你也知道姑娘我待你親如姐妹么?那你便是這麼回報待你親如姐妹的姑娘的!」
小蓮一慌,直接跪了下去,「姑娘若是心情不佳,小蓮任憑姑娘出氣,可姑娘說的話,小蓮不懂啊。」
「小蓮一心一意伺候姑娘您,是絕無半點二心的!」
喲呵。
這小丫鬟不得了啊。
竟然還會倒打一耙。
看書的時候她只覺得這女配惡毒又極品,現在穿進來才發覺,她好像對這女配有啥誤解。
身邊的丫鬟勾結三嬸給她下套,眼看着陰謀可能被發現了,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