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374章 別讓我失望(2)

>心說:果然如此。
公子年紀雖輕,心思卻深不可測。
他想做的,怕是沒有人能攔得住吧。
便是龍椅上的那位……
思及此,柳遷還是欣慰感動多過於其他。
趙仕承卻恍惚了。
他避了這麼多年,還是避不開了么?
「具體的事宜,去了京城會有人跟你交接。」
徐懷瑾又說道,「趙大夫師徒二人有多重要,我相信你心中有數。別讓我失望。」
最後這五個字彷彿有千鈞重,猛一下砸在趙仕承的心頭上。
沉甸甸的。
一面是公子的命令,一面是他最不能去見的人。
當年鬧的那麼僵。
若是要去保護老頭子的安全,勢必不可能完全不露面。
可公子的命令高於一切。
「屬下遵命。」趙仕承認命的嘆道。
徐懷瑾淡淡嗯了一聲,擺擺手讓他先離開。
柳遷則被留了下來。
「不知公子還有何吩咐?」
徐懷瑾瞥了一眼,「你不是有話要說?」
意思是,知道你有話要說,所以特意留你下來,給你機會說。
少年漆黑如墨玉的瞳眸無波無瀾,卻好像能夠一眼看穿人心。
柳遷有些心虛:「公子說的,屬下不是很懂……」
「那就走吧。」徐懷瑾打斷他。
抬手便拿起了筆。
「……」柳遷忙道,「公子寬宥,屬下冒犯了。」
他深吸了口氣,說道:「公子讓趙仕承入京,是想讓他去看住榮安郡主么?」
徐懷瑾面上涼薄淡漠,沒有一絲波瀾。
靜靜等着他的下文。
柳遷清了清嗓子,又接着道:「趙仕承一直覺得,榮安郡主才應該是……」公子的未婚妻。
後面這半句他自是不敢說的,所以略作停頓帶了過去。
公子讓趙仕承去京城保護趙大夫和陳霖大夫,一來是想逼一逼他,有些事光逃避是沒有用的。
二來么……
「趙仕承若是去了京城,依照他的性子和行事風格,勢必會花大力氣盯住榮安郡主,不會再給她去琅琊機會,甚至是會想方設法阻止她與琅琊那邊聯繫。」
斷了榮安郡主與琅琊的聯繫,琅琊王便等同於瞎了一隻眼、斷了一條臂膀。
他便再不能像如今這般,一面自命清高,一面又藉著公主府的力量,悄悄滲透進錦州,處處給人添堵了。
徐懷瑾:「柳先生果然思慮周全,足智多謀。」
說著一頓,接著說道,「趙仕承那邊,別讓我失望。」
言下之意再明白不過了:既然你看的如此通透,慣會揣摩人心,那讓趙仕承好好辦差別出錯,他應該是能輕而易舉辦到的。
柳遷:「……」
大意了。
公子的誇獎聽不得,要命。
但無論如何,他拒絕不了。
內心很絕望的應承下來,也是灰溜溜的走了。
趙仕承也並沒有走遠。
就在徐宅外等着他。
柳遷走近前,深深看了他一眼。
趙仕承馬上就問道:「公子是不是……」改口了?
大家是多年的交情了,彼此之間只要一個眼神,便能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意思。
柳遷抬手打斷他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