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375章 痴情,專一

「你知道公子的脾氣,他從不是個會朝令夕改的人。」
「京城之行勢在必行,你是避無可避的。」
趙仕承沉默了下。
柳遷又道:「只要你在京城辦好公子交代的任務,其他的,公子並不會幹涉。」
他話里的暗示再清楚不過了。
趙仕承也立刻就明白過來了,激動道:「當真?」
他興奮的是,公子終於認同他的做法了!
柳遷笑了笑沒說話,徑自「唰」的展開他的摺扇,騷氣的往遠方走去。
他自然不會告訴趙仕承,公子之所以會讓他去京城,逼一逼他只是其一,讓趙仕承給琅琊王和榮安郡主使絆子也只是其二。
最主要的目的是,趁機把他們這些對沈四姑娘有敵意有威脅的人都遠遠的隔絕在沈四姑娘的世界之外。
還她一片乾淨清明的世界,那才是公子的真正用意。
沈月喬不知道徐宅里發生的一切。
此時睡的正香呢。
林氏派人去找來的汪大夫給吳姨娘瞧過了,直誇那傷口處理的簡直太妙了,傷葯也是十分的好。
尤其是處理傷口的方式,被他誇的讚不絕口,直說他從來沒見過這麼處理傷口的。
楊萬里便說,「傷口是縫合的。」
縫合這個詞,他自然也是從沈月喬那兒聽來的。
「縫合的?!」汪大夫頓時驚為天人。
以前只聽說過有人能將傷口像縫衣裳一樣縫起來,沒想到是真的!
汪大夫非常興奮的問,「究竟是哪位神醫?有這樣的神醫在,哪裡還用得着老夫這樣的半吊子?」
楊萬里和白媽媽只好回說,傷口是府里的四姑娘處理的。
提到府里的四姑娘,汪大夫一下就想起來九州名醫趙敬初。
都說,沈家四姑娘拜了趙大夫為師,還因為天賦異稟成了關門弟子。
原來是真的。
外人不懂行,他可是知道的。
趙敬初九州名醫的頭銜那可不是隨便叫叫的。
若是趙敬初的關門弟子處理的傷口,那一切就都好說了。
汪大夫感慨萬千的嘆了又嘆。
若的旁的人也就罷了,人家府里的姑娘,他一個老頭子怎麼好貿然去拜見人家年輕輕的小姑娘?
於是,汪大夫誇獎了一番沈月喬的手藝之後,得知沈月喬沒有給開方子,便大方的開了個固本培元安心凝神的坊子。
他懂的,沈家的小姑娘雖然天賦好,可到底年輕,一個大夫從入門到獨立開方子是需要一點點積累的。她入門時間尚短,自然還開不了方子。
最後,楊萬里要給診金他都沒要,只是非常遺憾的表示,若是下次能讓他親眼看看沈家姑娘是如何處理的傷口,他便死而無憾了。
楊萬里始終面帶微笑的將人送了出去。
等人走遠了,才非常淡定的吐槽道,「老頭子年紀不輕,想的挺美。」
這年頭,窺視別人的絕藝,那便是想偷師。
偷師的人,是會叫人不齒的。
這點小小插曲,楊萬里自然也不會說給沈月喬聽。
後半夜,守着吳姨娘的下人來報,吳姨娘的情況又不好了。
沈月喬迷迷糊糊聽見說不好了,囫圇爬起來。
匆忙洗了把臉清醒清醒,便換了身衣裳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