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376章 全盤操縱這一切

一個是每天都美美的,識大體還能得丈夫心的正室;
一個是不獻媚爭寵甚至主動當隱形人的小妾。
她們之間的關係好像有哪裡說不上來的怪異。
她一時間抓不住那個點。
就抓心撓肝的好奇。
……
另一邊。
林氏忍着滔天的怒火走到了關着偏院那兩個丫鬟春月春杏的柴房。
重重推開門。
要不是深更半夜怕嚇着她,她定是要一腳踹開門的。
春月和春杏嚇了一跳,不知道她的內心活動,還齊刷刷撲過來就是一通嚎哭。
「夫人,夫人明鑒啊!婢子兢兢業業的伺候吳姨娘,真的不知道哪裡做錯了什麼呀?」
「夫人救命啊,四姑娘不分青紅皂白就要關押婢子,還請夫人為婢子們做主啊!……」
春月春杏跪在林氏腳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林氏原本還能勉強壓一壓的火氣這下徹底壓不住了。
「吃裡扒外的下賤胚子,你們算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在背後這麼編排我的女兒?」
林氏罵著,一腳踹飛了放在邊上的舊凳子!
春月春杏嚇得僵在原地,哭聲截然而止。
沈泰也被她嚇了一跳,本能的想看看她的腳,礙於有外人在場,不好細細檢查。
只好壓低聲音道:「夫人別動怒,把自己的腳弄傷就不好了。這種粗活交給我。」
「用不着,我又不是紙糊的。」林氏氣的不行。
沈泰只能忙陪着笑安撫。
春月春杏忽然慌了起來。
她們進沈府也有些年頭了,見到沈泰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也知道,老爺平日里不苟言笑嚴肅的可怕。
他跟下人說話從來沒有超過一句的。
今日卻跟在夫人身邊,鞍前馬後,一點一家之主的氣魄都沒有,儼然是個小跟班。
這是怎麼回事?
林氏嗤笑了一下,便冷冷的盯着她們,「這麼兩個背主的玩意兒就敢編排我女兒,讓我怎麼能不氣?」
「要不是我知道我家小喬玲瓏剔透,做事情調理分明,絕不會無的放矢,她豈不是要被人冤枉死了?」
沈泰見不好勸,便也不勸了,但又心疼她用腳去踹那凳子。
盯着臉色跪在地上的兩個丫鬟,一下拉的老長,冷的從冰窖里剛剛撈出來的似的。
「老實交代:拿了誰的好處,為何趁着吳姨娘昏迷的時候作踐她要害她性命?」
「若是自己也許夫人還能念在你們真心悔過的份兒上輕饒你們一次。若是嘴硬負隅頑抗……」
沈泰說著一頓,眼神頓時殺意凜凜,「沒人救得了你們!」
春月和春杏直接呆在原地,瑟瑟發抖。
原本還抱有的僥倖之心,頓時蕩然無存。
春月頭一個就伏跪在地上,什麼都說了。
「老爺夫人饒命啊,是姑奶奶,是姑奶奶讓我們乾的……」
「她還給了我們一人十五兩銀子。說,說事成之後……」
「她能幫我們贖身,給我們找個好夫家。」
她聲淚俱下,邊說邊哭。
春杏在邊上也是一個勁的點頭附和,嘴裏「唔唔唔」的哭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