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4章 天壤之別

忽然攀上腰部的雙手讓徐懷瑾的身子猛然緊繃。
「鬆手!」臉上一陣紅一陣黑。
「不放!」沈月喬咬咬牙,「……你,你聽我說完,我就鬆手。」
「沈月喬,你不要臉的么!」
她當然要臉了!
不要臉的是原主啊。
可為了活命,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沈月喬生怕他會被她徹底氣瘋,連忙鬆開他後腰,改而拽住他的袖口,「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你討厭我,但這真的真的是最後一次!」
「你能不能,大人不記小人過,就當這是個意外,行不行?」
濕漉漉的大眼睛像小鹿一般無辜純真,就這麼望着他。
那一副討好的笑容,襯着她臉上大塊的紅斑,真的其丑無比。
看的徐懷瑾心中越發煩躁。
壞事做盡,又用這副醜樣子來裝無辜?
簡直令人反胃。
他用力扯回自己的袖子,大步流星離去,生怕再被她沾染上一點似的。
沈月喬有點抓狂。
啊啊啊!
這個人太難討好了,而且他還會講大道理。
以後可怎麼辦啊。
但這個鍋又不得不背。
原主做的,就等於她做的,沒得洗。
蒼天啊,她還年輕,不想就這麼英年早逝死於非命啊。
不行!
從今往後她一定要讓沈月喬這個名字跟過去的劣跡斑斑徹底說再見!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呸呸呸。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
對了,徐懷瑾他娘徐夫人不是一直身體不好么?
說不定,她可以從徐夫人那裡下手。
如果能治好徐夫人的病,她說不定就能平安解除掉這要命的婚約,到時候跟反派大佬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那她就不用死了呀!
只要不用死,她幹什麼都行啊。
「太好了!」
這個念頭生出,沈月喬頓時像看見了生的曙光,手舞足蹈起來。
腦子捋着劇情,腳步走的歡快。
正想的入神之際,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慌慌張張的沖她喊,「……不、不好了四……四姑娘……」
回頭看,卻是沈家三姑娘沈汀喬身邊的丫鬟青青,戰戰兢兢的跑過來。
「四姑娘,出大事了!」
「出什麼事了?你慢點說。」
「不能慢啊!」青青大喘了一口氣,「夫人知道今天的事情了,正派人來捉四姑娘您呢。三姑娘和表少爺都在夫人那邊幫忙攔着,四姑娘快出去躲一躲。」
夫人?
那不就是書里沈家那個鐵面無私的主母?
也是沈家唯一會狠狠教訓原主的原主親娘,林氏。
書里曾描寫過一段,原主對伺候自己的丫頭非打即罵,害的人想不開跳河自盡之後,林氏怒不可遏,當場便請了家法,將她打的皮開肉綻。
最後還是三姑娘偷偷差人去請了沈家老爺子過來,才給攔下來的。
看書的時候只覺得爽,可代入自己之後,沈月喬只覺得一陣肉疼。
沈月喬道,「那我先去前院躲躲,等風頭過了你讓三姐姐來找我。」
這會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