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懷瑾》[徐懷瑾] - 第8章 沈月喬要哭了

沈月喬失笑,「是是是,可小喬也想長大,也想學着保護你們呀。」
這話直接戳中三姑娘心裏最柔軟的一塊,眼眶都紅了。
「死丫頭,怎麼突然間這麼會說話了。」
「那可不,我是錦城第一才女沈汀喬的妹妹,從小到大耳濡目染的,再次也多少學了點吧?」
三姑娘登時哭笑不得。
確實了不得呢,連耳濡目染都會用了呢。
本打算看一出姐姐教妹妹大戲的青青:?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這個四姑娘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一樣,不作妖了?!
我是不是在做夢?
……
小芹跟沈月喬回到梧桐苑。
看見小蓮被關在她自己的房間里,才忽然明白過來,姑娘讓她當大丫鬟、打理梧桐苑上下的事情不是一句空話。
但是,說小蓮姐姐自有去處,是什麼意思?
「姑娘,我對你忠心耿耿啊,你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就將我關起來!」小蓮猛地撲了過來,雙眼濕潤的望着沈月喬。
企圖用這種方式,引起她的可憐。
可惜,她可不是原主那個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蠢貨。
「哦,我是主你是仆,姑娘我將你關起來還委屈你了?」沈月喬冷笑了聲。
「姑娘,我……我不是這樣意思。」
「那你控訴我不分青紅皂白把你關起來是什麼意思呢?」
「……」
小蓮終於意識到情況不對了。
往日的沈月喬被人氣急了也只會跳腳罵人,摔東西發泄,何時這般疾言厲色過?
「姑娘,我……你聽我解釋啊姑娘,今日的事情絕不是您想的那樣,我……」
「沒編好借口之前,我勸你還是閉嘴的吧,省得說多錯多。」
沈月喬凌厲的眼神掃過來。
小蓮心頭一顫,手腳都跟着發抖。
但看見恭恭敬敬跟在沈月喬身邊的小芹,她頓時又來了主意,「姑娘,我對您是忠心耿耿,是這個死丫頭對您說了什麼是不是?」
「一定是,一定是她!」
「姑娘,您千萬不要被這個賤人給蒙蔽了呀,是她勾引的徐公子,不是我啊!」
她眼珠子一轉沈月喬就知道她想說什麼了。
聽着隨便一猜都能猜中的台詞,無聊的把玩着指甲。
卻把小芹嚇得也跪下了,「姑娘,我真的沒有勾引徐公子,方才我……我,我真的沒有啊……」
小芹膽小,急得都哭了。
那眼淚嘩嘩的往下滴答。
小蓮見狀也趕緊擠出了幾滴鱷魚淚,「姑娘,您千萬不要相信這個賤人的話,奴婢在您身邊伺候這麼久了,奴婢是什麼樣的人您還不清楚么?」
要說她的為人,原主還真是不清楚呢。
沈月喬咋舌,「嘖。」
人一急就容易失智,竟然連原主早已經被她和黃氏給挑撥的十分不待見徐懷瑾都忘了。
不待見徐懷瑾、巴不得早點解除婚約的人,還會在乎別人是不是勾引徐懷瑾?
「你這話前後矛盾的這麼厲害,你就沒發現么?」
小蓮語塞。
「行了,什麼時候願意供出你背後的人,什麼時候讓小芹通知我過來。」
還留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