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和歲安》[晏和歲安] - 第十章逃

歲安摸着臉,悲從心來,若不是遇見那個狗東西,自己怎麼會被害成這樣!

恨!好恨!

歲安不敢閉眼,死死瞪着眼睛,瞪得發酸也不敢閉眼。她一閉眼就是那夜的慘像,親友慘死,陳老大生死未明,一切彷彿是場噩夢。

但是醒不過來。

真的諷刺,當年愛晏和的時候,陳老大不允許她私自下山。她就夜夜都夢他,天天都想他,巴不得天天都在一起。如今天天在一起了,卻像噩夢一般。

她披頭散髮坐在屋裡,屋裡滿滿點着燈,把清寂許久的公主府照的透亮。

聽宮人們講,當年外族人打進皇城,那時候還是皇后的女帝動了胎氣提前生產,孩子在忙亂之間被奸人抱走。

明空那時幾近崩潰,料理完丈夫,也就是前任皇帝的後事,就忙着安定國家。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無法挽回,她悲痛欲絕建了公主府,封了起來,當做懷念女兒的地方。

歲安被晏和偷偷安置在無人問津的公主府,公主府旁邊就是那個狗賊私人的府邸。

歲安聽這些敘述也能窺見當年的女帝是多麼心碎,她想到了把自己拋棄的父母,不知道是怎麼舍下的心。

那個魔鬼真的是心黑透了,殺人不眨眼不說,竟然還欺騙一個苦苦尋找女兒的母親。

”別怕,我們一定有別的辦法,我們殺不了他,可以試着逃出去。我就不信這公主府就是銅牆鐵壁,到時候出去了,我們就去找人學武,學成回來就殺了他,給寨子里的人報仇。 ”

歲安轉頭安撫泣不成聲的珠子,她朝窗外望去,只見無數點點的火把在夜裡的過道上來回逡巡。

她知道這是晚上巡邏的禁軍,若是想出去就得躲過他們的巡邏。

禁軍個個武功高強,這一逃要麼活,要麼死,絕無緩迂之地。

一主一仆兩人看着窗外看了許久,也下定了決心。

拚死一搏!

窗外下起了細雨,燈花在風中微微晃動,殿中的窗沒有關,雨飄進燈油里,時不時發出滋滋的聲音。

晏和看完最後一本摺子,捏了捏鼻樑,看向窗外。

”那邊可有什麼動靜? ”

暗處傳來一個聲音: ”公主那邊燈火通明,並沒有動作。 ”

晏和聽到這裡,腦海中下意識浮現出歲安滿臉倔強,滿眼都是恨意的樣子。

曾經相愛一場,她的性子他摸得很明白。依照她的性格,怎麼會就這樣溫馴起來。

晏和笑笑道: ”把門松一點,放一兩隻小老鼠出來玩玩。 ”

暗衛領命,很快就離開了。

晏和起身立在門前,看着外邊的雨慢慢下着: ”該要怎麼樣才能讓你聽話,你怎麼樣才能明白……。 ”

下了半夜的雨停了,四周都是濕漉漉的。公主府的窗沒有關,歲安趁着夜身手敏捷地翻上窗檯回身把珠子拉了出去。

為人魚肉任人宰割的感覺太難受了,那個男人真的可怕。從小爬樹上山的她極為麻利地溜了出去,順着宮牆慢慢地走動。

夜晚巡邏的侍衛查的很嚴,歲安怕帶着珠子不方便讓她先藏一藏,自己去探路。

誰知道珠子不同意,她想自己先去探路,兩人爭執間,歲安一腳不留意踩滑尖叫一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