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和歲安》[晏和歲安] - 第七章蘇茜(2)

氣也軟了下來: ”茜茜先等一下我去審問一個犯人馬上回來。 ”

蘇茜笑着點頭,在他離開之後立刻冷了臉問旁邊宮女: ”消息屬實?他帶回來一個女人? ”

那正是目睹了歲安被收監的宮女,她點頭: ”回小姐,屬實,只不過那女人是個女土匪,被主子關進監獄了。 ”

”女土匪?倒是有些意思。 ”蘇茜抖了抖裙子,笑了笑對小宮女道, ”你且好好打探,有消息立刻來報我。 ”

晏和剛到監獄門口停了下來: ”蘇茜什麼時候來的? ”

”來了許久了,一直在府中四處逛,似是在找什麼。 ”

晏和冷笑,沒有說話。

他們推開監獄門,正對着的那面牆上有一大塊鮮血,在監牢的陰暗燈光下有些滲人。

背着藥箱的大夫早就在那裡了,他遠遠的看着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歲安皺眉。

”主子,這娘兒們的嘴真硬,什麼刑都用了,還是一個字不說,最後那頓鞭刑她喊的撕心裂肺說要招,結果…… ”負責用刑的人咬牙切齒的看着那個方向。

晏和冷着臉揮揮手,猜都猜得到,歲安肯定是謊稱要說,讓解開她。其實就是疼的受不了了一心求死。

他走近大夫那邊,一眼就看見臉矇著亂髮的歲安,她耳垂上的硃砂痣在蒼白的臉色的襯托下更為醒目。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想都不要想…… ”歲安就算昏昏沉沉時嘴裏也不自覺嘟囔着,拳頭攥得緊緊的。

那倔強的樣子,讓他神色有些恍惚,又不自覺想起倆人在臨山的那些時光,那時她笑的多麼燦爛,哪裡有如今這狼狽的樣子。

但是自己沒有錯,她的父親是叛徒,他再也不能對她動心,可是,卻不能眼看着她這樣死去。

”聽聞長安公主當年左耳垂生硃砂痣,嫣紅奪目,可有此事? ”晏和冷聲問其中一個大夫,那原本是當年宮中的老太醫,因着年齡大了就留在他府上看病養老。

老太醫皺眉,似是思索,緩緩點頭: ”是了,當年長安公主耳垂上確實有。 ”

晏和彎身一把抱起歲安,在眾人不解又驚訝的眼神中一字一句道: ”女匪不堪重刑當場死亡,丟去了亂葬崗。我得到線人密報得到了長安公主的消息,要離宮數月尋找公主。你們聽清楚了么? ”

在場都是他的心腹,聞言齊齊答到: ”是! ”

老太醫匆匆追上去拉住晏和: ”世上有痣的人多了,不可留下這個禍害啊。 ”

”我曾派人去尋長安,尋了五六年,可是母后等不了了…… ”

晏和抱着歲安從暗道出去,坐上馬車往城郊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