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鬼記》[妖鬼記] - 第2章 女屍與女鬼(2)

邸也早就住不起。

如今雖然還算有錢,到底算不得風光了。

陳素英上門的時候,沒人察覺。

她先去找那女人,那個戲子。曾經以這個卑賤的出身得寵,一步步迫害了她。

她是被活活掐死的,她也要那女人享受跟她一樣的待遇。

其實李家的大太太這幾年也已經失寵了,不過是李老爺老了,折騰不動了,也沒必要再換一個太太。

她生了長子,才叫她一直在這裡。

不然一個能殺死髮妻的男人,對別的女人能有多善良呢?

馬氏臨死之前,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她只是徒勞的掙扎。

腦海里浮現的,是當年的大太太那絕望怨恨的目光。

她想,這大概就是報應吧。

殺死了馬氏,陳素英也不着急下手。三天的時間啊,她可以叫那個男人先擔驚受怕兩天。

次日一早,花蕪還沒醒來,就被阿蘿敲門叫醒:「掌柜,你又惹事了?」

花蕪嗯了一聲:「什麼事?」

「還什麼事呢,茶樓被**署的人圍住了。你快起來啦。」阿蘿踹門。

花蕪嘆氣翻身,慢慢坐起來。

換上一身淺白打底,上綉着大朵紅牡丹的旗袍,緩緩下樓。

一開門就聽見下面喧鬧。

花蕪從三樓下二樓,又慢慢從二樓走下來。

下面已經坐着一屋子黑皮。

為首的帽子歪着:「你就是花掌柜?」

花蕪還沒說話,茶樓的大門又被踹開。

一個穿着灰色西褲,白色襯衣,灰色馬甲的男人進來,對着那為首的黑皮就是一腳:「老子叫你來了?」

「處長……」黑皮起身嚇一跳:「這……這麼大事,不把人帶走嗎?」

「都出去。」周陵吼了一聲。

所有的黑皮阿三都迅速跑出去了。

花蕪這才繼續下樓。

阿蘿早不知跑去哪裡了,偌大茶樓,只有他們兩個。

周陵眼神複雜的看着花蕪。

「我知道你為什麼來,要聽真話嗎?」花蕪看着他的眼睛走過去。

「你……」周陵不知怎麼說。

他家死了八個人,還有一個人失蹤。可看那手法……不像是人做的。

上海這幾個月發生了好多次這樣的事,時有年輕男女被吸了腦髓挖了心臟。但是一次這麼多的,還是第一次。

眼前如花一般的女人,怎麼看也不像那麼喪心病狂的人。

何況,他很喜歡花蕪。

花蕪笑了笑,取了兩個茶碗,挖了一勺清茶,又從一邊爐子上提着水壺灌進去。

說真的,她是個開茶樓的,可這泡茶的手法,周陵看幾次都覺得……跟外頭茶攤上那大碗茶沒區別。

「來啊,喝茶。」花蕪坐下。

周陵坐下:「你跟我說實話,只要……我會幫你。」

花蕪輕笑:「實話就是,你那個府上,來了一隻修鍊了幾十年的蜈蚣。不肯走正路,妄圖食人走捷徑。本來,它只需半個月吸食一人。慢慢來就夠了。但是這種事,即便是妖物做來,也是有傷天和。驚蟄雷降下,它受了驚嚇。所以發狂,將你府上的人殺了這麼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