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鬼記》[妖鬼記] - 第8章 洋人是窮人乍富飄了嗎(2)

,真的不好吃。」

周陵笑起來:「好,都聽你的。」

他喜歡極了花蕪這樣純真又無辜的樣子。

「你也會法語?」

「我不會。」花蕪搖搖頭:「不過不管是什麼語言,我都聽得懂。」

無非是妖力轉化罷了,語言無所謂。

周陵只當她亂說,世界上的語言那麼多,她怎麼會都聽得懂。

花蕪歪頭:「我甚至聽得懂鬼語。」

周陵又笑了:「好好好,花大師,走吧。看電影去,然後跟我回家,看看我的新宅子。」

「好啊。」花蕪很高興。

一切可以玩的,她都很樂意。

電影是默片,不過也很有趣。花蕪沒有介意周陵始終攬着她的手。

只是看了他好幾眼,這樣他不會累嗎?

看完後回到了周公館。

周陵叫人拿來一瓶紅酒。

透明玻璃杯中紅色液體很好看。只是花蕪喝了一口就推開了:「澀,我不喜歡。」

周陵笑了笑,他就喜歡花蕪這樣,從不裝上流的樣子。

「那你喜歡什麼酒?」

「不喜歡酒,不過一定要喝的話,就甜的酒。」花蕪舔唇。

周陵叫人去拿來。

花蕪這回就肯喝了。

可憐花蕪妖力厲害,酒力不行。只喝了一杯,就已經有點醉了。

她還特別誠實的告訴周陵:「我醉了。」

周陵攬住她:「那想做什麼?」

花蕪看着他,忽然在他眉心看到了一絲紅光,她腦子不清楚,伸手摸上去:「原來是這樣……」

「嗯?什麼樣?」周陵不解。

「嗯……嗯。我想睡覺,但你不想,抱我吧。」花蕪伸開手。

周陵低頭將她壓在沙發上親吻,柔軟的唇瓣如同花瓣,他喜歡極了花蕪的嬌媚與純真。

他這些年,見過無數女人,可只有花蕪叫他能這樣喜歡。竟然動了要娶她的心思。

亂世中,他本來沒想成婚的。

遊戲人間不好嗎?

可現在抱着花蕪,他覺得要是花蕪的話,他很期待。

花蕪迷迷糊糊,伸手捏住周陵的下巴噘嘴抱怨:「你很磨嘰,不喜歡。」

周陵被她這大力氣嚇一跳,繼而抱緊她:「小妖精,還嫌棄我,你可別哭。」

說著猛然抱着她起身就往裡屋去了。

「我不是小妖精,我是大妖。」花蕪很認真。

在她們妖族裡,哪有那麼多動輒幾千年的,她這樣九百多年的,就是大妖了。

「好好好,大妖。阿蕪這樣美麗,定然是個狐妖。」

「狐妖騷氣。」花蕪嫌棄極了。

不過很快,就不嫌棄了,人類真溫暖。

她暈乎乎的想,凡人男子總愛說溫柔鄉是英雄冢。

其實美男也是一樣的。此時此刻,她就被消磨了意志力。

這一夜,外面什麼事都沒有,花蕪睡得很好。

早上醒來的時候,周陵也走了。

她在周公館吃了一頓美味的早飯。

這才回到了茶樓。

一回來就對阿蘿道:「晚上你去抓幾隻鬼來,要不傷人那種。我要用。」

阿蘿苦着臉:「好的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