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鬼記》[妖鬼記] - 第9章 小心眼的報復

她是小妖,可她怕鬼啊嗚嗚嗚。

不過該去抓還去抓,這亂世裡頭,鬼魂還不多得是。

地府也來不及全收走。

不過還要不傷人的,就比較麻煩。

阿蘿花了一晚上時間,抓了一葫蘆。

「掌柜的,我回來啦!」趁着天還沒有亮,阿蘿就回來了。

花蕪打哈欠,看着她:「抓到沒?」

阿蘿將葫蘆口子掀開,就飄出來十幾個鬼魂。有老有少,還有傷兵模樣的。

「大人饒命啊……」他們也怕啊。

「我又不吃你們。你們替我辦一件事,辦好了,我就送你們投胎去。不想投胎的,送你們一筆錢。」就燒紙的事,簡單。

眾人一聽是這樣,也不怕了,積極的響應:「我可以,我可以。」

「看好了啊。」花蕪在空中顯出一個巴掌大的畫面。

裡頭一個金髮碧眼的年輕女子:「這個女人說我的旗袍丑,說我不會打扮,你們給我跟着她,嚇唬她,別嚇死了。等她離開上海你們就成功了。還有那個凱旋法餐廳。你們去鬧吧,什麼時候鬧倒閉就成功了。到時候,不管你們去不去投胎,我都給你們燒很多金銀。」

眾鬼魂聽聞,還有這好事?

亂世中,死的人太多,哪裡有人燒紙?

一個個都餓死了。

也沒有錢賄賂鬼差,投胎遲遲排不上隊。如今有這樣的好機會,眾鬼生怕慢一點就來不及了,急吼吼的飄出去。

不就嚇人么,他們很擅長的。

一下子十幾隻鬼魂就跑沒了。

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新開的高檔法國菜餐廳凱旋就開始了鬧鬼的傳說。

洋人是一時半會不信不能接受,可他們也不是光做洋人生意啊。

至少上海人信了。誰來誰倒霉,那誰還來?

漸漸的,國人不再來。就只有洋人。

洋人也不行,這些鬼魂可能看洋人更不順眼,整他們更厲害。經常不是平地摔磕掉牙齒,就是喝水灌一脖子。

還有些陽氣弱的,直接看見了鬼影子。

嚇得捏着十字架哭,但是那洋玩意兒對本地鬼魂也不起作用。

該怎麼折騰還怎麼折騰。個把月過去,餐廳就已經維持不住了。

至於那個說花蕪丑的女服務生黛絲,半個月之前就哭着坐上離開上海的貨輪了。畢竟誰能承受每天睡覺的時候有東西在耳邊哭或者笑?

時不時被拽頭髮,燈也會一直閃。各種嚇人。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眼下,花蕪聽聞那位沈老爺要回去。也就約了周陵,要去杭州。

周陵知道她去辦事,但是還是道:「杭州很美,西湖沒去過吧?既然你要去,索性玩一玩?」

花蕪點頭,她也喜歡玩,自然不會拒絕。

上海去杭州不遠,本來周陵想叫司機開車送一下就好了。火車人多亂得很,怕花蕪休息不好。

但是花蕪不要,她特別認真:「我沒有坐過火車,我想要嘗試。」

她對一切沒試過的,都有興趣,雖然經常是試過就後悔。

但是就是要嘗試。

周陵當然以她為主,就買了火車上比較好的位置,最好的買不到了,買晚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