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甜心追愛記》[野蠻甜心追愛記] - 第1章酒吧獵奇

「唔……」一聲隱忍的哼哼聲從緊閉的某扇門中傾瀉而出,雖然已是極力壓抑,可是滿溢的荼靡氣息還是相得益彰的將**渲染。

躡手躡腳打算逃出男廁的安柒染聽到這**的媚叫,耳朵一下變為雷達開始四下搜索聲音的來源。

本來還覺得今天自己是踩到了狗屎才會進錯廁所,可是現在聽到這激情四射的聲音,她怎麼有一種走了狗屎運的開心之感?!

無限靈敏的尋找到了聲源地,安柒染激動萬分的蹦進隔壁的廁所,輕手輕腳的關上門打算偷聽。以前看小片子的時候貌似都沒有這麼興奮,今天能有幸目睹真槍實彈,她怎麼能不激動!

「慢,慢一點,嗯,人家,人家……」剛將耳朵貼在隔板上,隔壁就傳來驚為天人的聲響,驚得安柒染頓時呼吸急促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這是神馬情況,那個女人她,她快招架不住了么?!

臉紅脖子粗的趴在隔牆上聽着……安柒染臉紅非常的蹲坐在馬桶上,最後心一橫牙一咬終於鼓足勇氣邁出了人生中最冒險的一步!

她,安柒染,今天果斷決定要進行膽大妄為的偷窺!

死乞白賴好不容易才讓表哥帶自己來酒吧長長見識,現在能看到激情四射的現場直播,她要是錯過了會後悔一輩子的!

只要自己小心翼翼的窺探,那麼專註的兩人應該不會發現自己的!抱着僥倖的心理踩上馬桶蓋,安柒染輕撫自己劇烈跳動的小心肝,做賊一般的從未隔斷的隔板往下望去,瞬間刺瞎她雙眼的場景顯露出來。

她,她她她這個居高臨下的位置剛好正好恰好能清楚的看到那個場景,恰如其分的看的清清楚楚啊!

偶滴神,這畫面太勁爆了,勁爆的她鼻頭一緊,鼻血就不受控制的噗的噴涌而出了!嗚嗚嗚,看到不該看的,她要一輩子嫁不出去啦!

「血?」被莫名其妙的液體攻擊,正在賣力進攻的男人狐疑的抬起頭,安柒染那張淌着鼻血的臉驟然在頭頂放大開來。顯得異常妖艷和猥瑣,至於這兩個詞為什麼能集合,這個誰都不知道,總之這貨現在給人的感覺就是這個樣子。

四目相對,看到男子臉上的血跡,安柒染這才發現自己鼻血長流。眼見偷窺事迹敗露,安柒染豪邁的一摸鼻子,從馬桶上嘭的跳下來,掄起小短腿就朝外跑去。

「該死的女人,不要讓我再見到你,再見到你我會扒了你的皮!」身後的叫囂聲越來越小,安柒染知道在此情此景下,那個男人應該不會追出來,但是為了自家生命財產安全,她還是躲進了一旁的女廁。

「呼呼,嚇死人了……」掏出衛生紙將自己滿臉的血跡擦乾淨,安柒染努力的平息自己跌宕起伏的氣息,看着鏡中異常興奮的自己,她覺得她今天看到的事情足夠她一輩子來回味了!

平息再平息,確定自己看不出異常之後,安柒染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巡視了兩遍,確認無人蹲守,這才心有餘悸的離開女廁。

無限害怕再次遇上廁所里的那個男人,因為她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他發現她時的兇狠眼神和兇殘的叫囂,他說要扒了她的皮哎,怕怕,人家可還要靠這皮囊尋覓最佳夫婿的說!

鬼鬼祟祟的躲閃開一切的疑似人物,安柒染努力的踱步到吧台呼喚表哥離開,可是愈過小心翼翼愈是容易闖禍。

「表哥,表哥,該走了。」壓低自己的帽子,安柒染的眼睛一直盯着人群,巡視有無危險人物在附近,完全沒有意識到眼前的位置上坐着的早就不是在等她的她的表哥了。

「表哥?」覺察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扯着,季御長狐疑的轉過身來望着眼前這抹嬌羞的身影,他可不記得自己有表妹的說。

「咦?」聽到聲音不對,安柒染吃驚萬分的揚起小臉,當她看清了眼前的噙着邪妄之笑的男子的臉時,她立馬超級嫌棄的收回手拍了拍,像是在免除病毒。

「你,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啊……」驚慌失措的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安柒染看到季御長皺起眉頭,以為他心生不悅要扒自己的皮,她扯開嗓子尖叫一聲先鎮住場子,爾後邁開步子混入人群幾下就消失在季御長的面前。

「這是……怎麼了?」被突如其來的魔音侵襲,坐在季御長身邊的男人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