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甜心追愛記》[野蠻甜心追愛記] - 第5章混蛋,你居然伸舌頭出來!

「啊……你這個臭gay,你放開我!」沒想到一來又被輕薄,臉皮超薄的安柒染一下漲紅了臉,惱羞成怒的她揚起穿着高跟鞋的腳就要踩向季御長的腳背。

「我親愛的公主,在外人面前我可以慣着你,可是在家你就得做一隻聽話的乖貓哦,不然可是會被懲罰的。」眼疾手快的攬下安柒染試圖作惡的腿,季御長大手一伸將她立地的另一隻一起攬起,接着兩人就變成了公主抱的曖昧姿勢。

「誰,誰是你的公主了!我,我先告訴你,我可是來報仇的,你不要自己在那亂誤會些什麼!」被季御長看的有些不舒服,安柒染一個鯉魚翻身想從季御長的手裡逃脫出來,她怎麼也沒料到季御長那個混蛋竟然在她動身的瞬間鬆開緊抱着她的手。

嘭。

毫不憐惜的與大地母親來了個親密接觸,安柒染華麗麗的摔倒在地上,雖然地面上鋪着地毯,可是安柒染還是被摔的齜牙咧齒,生花。

「季御長,你這個混蛋,我和你沒完!」沒想到那個男人居然來這招,安柒染氣的七竅生煙,她不顧疼痛的爬起來就要衝上去和季御長拚命。

「站住,你要是再上前等會兒我可就要吻你哦。如果你有自信可以在我吻你之前秒殺我,我倒是很歡迎你上前來的!」伸出手來做出一個交警喊停的姿勢,季御長壞笑着出聲,那一副我吃定你的表情看得安柒染想撕爛他那張好看的妖孽臉!

「季御長,你混蛋!」深諳正面衝突自己鐵定贏不了人高馬大的季御長,安柒染憤恨的往後退了退,現在明哲保身的要緊。

哼,表哥說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反正她現在住進季御長家了,咱們來日方長!現在的退讓並不表示她輸了,她只是退回陣地養精蓄銳!

「小野貓,聰明的選擇。」看到安柒染一副偃旗息鼓的模樣,季御長毫不掩飾的將她誇讚一番,「作為判斷正確的獎勵,獎勵香吻一枚。」

趁安柒染在一旁畫圈圈詛咒自己的空檔,季御長快步走到她身邊,大手一圈將她禁錮,然後再肆無忌憚的落下一吻。

較之前的吻不同,季御長不僅用上了性格的薄唇,還似撩撥非逗弄的伸出舌尖輕掃安柒染的唇,那蜻蜓點水的沾染,曖昧的讓人臉紅心跳。

「你妹你大爺你姑姑,季御長,你居然敢伸舌頭出來,我要殺了你!」

再次被偷香,安柒染氣的跳腳,季御長聰明的在她爆發之前逃跑進自己的房間將門反鎖,即使如此安柒染還是不屈不饒的在他房間的門前拳打腳踢。

「季御長,你個烏龜王八蛋,你有本事就給我出來,在裏面做什麼縮頭烏龜喃!季御長,你給我滾出來,快給我滾出來!」初吻二吻都被季御長奪走,安柒染憤怒的像失控的暴走獸,兇惡的模樣似乎要吃人。

完全不把安柒染的憤怒放在眼裡,房間里的季御長淡定的走到門前對一門之隔的安柒染輕語,「您要怎樣都請不要客氣的隨意,我先睡了,晚安。」

聽到季御長雲淡風輕的語調,簡直就是在給安柒染的怒火澆油,她憤恨的踢了門大吼一聲,「季御長,你有種,咱們走着瞧!」

捂着吃痛的腳在門外跳腳,憤恨的撂下這句狠話,安柒染怒氣沖沖的回到房間,一場新的惡戰即將醞釀發酵。

……

凌晨五點。

當鬧鐘和手機不厭其煩的響過一遍又一遍之後,安柒染終於怒氣沖沖的從床上坐了起來,「季御長你這個混蛋,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一想起昨晚的恥辱,安柒染就恨得咬牙,雖然體內的萬千瞌睡蟲都在齊聲呼喊讓她繼續與床共眠,可是安柒染還是憑藉堅強的意志力穿好衣服下了床。

在季御長家搜尋了一圈,將可供敲響的鍋碗瓢盆全數搬到季御長的門前。雖然這種報復戲碼有些孩子氣,可是只要季御長不開心了她就樂意了,只要季御長吃不好睡不香她的人生就算圓滿了,噗哈哈。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先拿出兩坨棉花將自己的耳朵堵上,安柒染拿起一個大湯勺敲響菜盆,咚咚作響的聲音震耳欲聾。

敲了幾分鐘也不見裏面有反應,安柒染再次換了個大的器皿,卯足全身的力氣敲了起來,那發泄的力度就像是將季御長家的東西當成了季御長,狠狠的迎頭痛擊。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褲子上茅房。茅房有人,怎麼辦喃,憋着便便上學堂。」再狠敲了良久季御長的房間還是死一般的寂靜,安柒染果斷的盤腿而坐,在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