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寵成癮:厲少追妻攻略》[一寵成癮:厲少追妻攻略] - 第一章 百聞不如一見

郊區,精神病院。

狹小的鐵門前,高大的男人西裝革履,冷漠俊朗的五官面無表情,身上散發著強大逼人的氣勢讓人不能忽視。

「林堇瑜?」

迫人的視線落在病房裡的女人身上。

她穿着醫院的精神病服,蜷縮般坐在冷硬的板床上。

她的頭髮乾枯凌亂,髒兮兮的臉上看不出本來的面容,渾身滿是消極腐朽的氣息。

眼前的女人,形如枯槁。

和他想像中的完全不同。

審視的目光再三來回,看得林堇瑜再也不能忽視這抹能穿透她身體的打量。

見林堇瑜緩緩地抬頭,男人才淡淡開口,語氣譏誚:「百聞不如一見,原來林家千金就是這樣的風采。」

林堇瑜渾身一僵。

咽了咽乾澀的喉嚨:「你是誰?」

她被關在這個精神病院已經好幾天了,林敬遠為了不讓她出去煞費苦心,但眼前的這個一來就嘲笑她的男人又是誰?

厲司辰冷笑一聲,湊近了鐵門口,從口中吐出道:「我是誰?林小姐好好看看我這張臉。」

林堇瑜這才發現這個男人不僅氣場十分強大,相貌也生得完美,俊朗的容貌宛如雕刻一般,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一張俊臉冷漠之際卻透着致命的性感。

她微微張口,大腦卻一片空白——

她根本就不認識這個男人。

虛弱的站起來,林堇瑜上前兩步,唯一的可能性在腦海中閃過,泛着血絲的眼底略過一抹怨恨。

「林敬遠讓你來看我笑話的?」

那三個字,林堇瑜幾乎是咬牙切齒吐出來的。

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男人眼中的譏誚之色濃得可以溢出來:「那個廢物有給我提鞋的資格嗎?」

林堇瑜頓了頓,她的頭髮散亂的披下來擋住了大半臉,暗淡的視線讓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麼。

半晌後,在厲司辰的耐心快要耗盡的時刻,林堇瑜抬起頭低低的問道:「你不是林敬遠的人,那你怎麼進來的?」

「易城姓厲,就沒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好大的口氣。

林堇瑜的目光微微閃了閃,反駁的話在嘴邊停住,試探的問道:「你既然不是林敬遠的人,來這裡做什麼?」

她拖着狼狽的身軀,往前爬了兩步,帶着微弱的希冀,顫顫地問:「是來……救我的嗎?」

新婚當天,父親離世。

林敬遠那個狼心狗肺的男人將她送到了這個精神病院。

她被關在這裡,只有吃飯時間能看到來送飯的工作人員,但不管她說什麼,他們都只當她是神經病。

不僅不搭理,有時候可能還會罵她。

為了不讓她逃跑,她連放風都不允許。

關在這個幾平米的小房間里暗無天日,每天聽着空洞的走廊里傳來精神病人壓抑的呼叫。

她感覺自己就快瀕臨崩潰了。

現在她眼前出現了一個人,不是林敬遠的人,也不是工作人員,不管對方是誰,只要能帶她離開這個鬼地方就好了。

看着林堇瑜因激動而微微張大的眼睛,男人眼眸微動,沒承認卻也沒否認。

「你到底是誰?」

林堇瑜抓住欄杆,仔細辨認他的面容,覺得莫名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厲司辰。」

男人終於開了口,薄唇輕淡的吐出自己的名字。

林堇瑜吃驚的楞在了原地,有些意外。

SK國際金融公司的總裁,整個易城經濟脈絡的掌控者。

她偶爾會跟隨父親出席高端的酒會,經常能遠遠的瞥見被眾人簇擁在中心的這位天之驕子。

林堇瑜反應過來,激動萬分的抓住鐵門,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你可以……帶我離開這裡嗎?」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都不會這麼卑微的求人。

但眼前的人卻是厲司辰,她幾乎是央求的仰視着他。

「救你?」黝黑的眸子冷漠的看了眼抓在鐵欄杆上纖細的雙手,突然湊近了些仔細打量林堇瑜。

溫暖的氣息吐在臉上卻讓人如至冰窖:「憑什麼?」

林家家破人亡,她被林敬遠關在精神病院一無所有。

她憑什麼?

林堇瑜的臉色逐漸發白,隨即她急忙低頭找了一圈,在發現一無所獲的時候,失落的垂下頭。

厲司辰冷笑一聲。

正要開口,林堇瑜突然有些茫然的抬起頭,眼中閃爍着絕望的微光,吐出的幾個字,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

「什麼?」

厲司辰冷冷的盯着她驟然握緊的拳頭,眉眼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