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翊坤宮微風沉醉的春天》[翊坤宮微風沉醉的春天] - 第3章

  青橙心眼兒唬得直跳,下意識的推脫道:「我是鍾粹宮的宮女。」

  她不敢直視男子,微垂着臉,見他竟抬腳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不免驚慌失措,轉身就往花蔭濃處跑去。她走得很急,汗滯涔涔,卻依舊捨不得扔那蓮花,捧在胸前亦步亦趨。

  弘曆跟了兩步,吳書來提着羊角宮燈疾步而來,哭喪着臉道:「主子,奴才可找到您了,您身邊不跟着人,若有萬一,奴才死不足惜。」

  弘曆瞪了他一眼,道:「就你話多。」

  吳書來欲言又止,張開的嘴又連忙抿上,只苦戚戚道:「是。」

  月光底下似有什麼熠熠生輝,弘曆往地上指了指,道:「撿來瞧瞧。」

  吳書來忙俯腰拾起,舉起燈籠,放在掌心呈與皇帝看。卻是一隻女子用的耳墜,吳書來見皇帝看得出神,也不知是何緣故,更不敢妄動。半響,才聽皇帝道:「去尋出這耳墜的主人來。」

  吳書來道:「三宮六院,御花園又是人人都能來的,倒不好……」話猶未完,只聽皇帝道:「去鍾粹宮尋。」吳書來還想再問,見皇帝已大步前去,知道自己若要再說,非討一頓罵不可,遂只得噓聲跟上。

  采悠抱着大束蓮花急匆匆回院子,至角門,問相熟的小太監海壽,道:「可瞧見蘇小主回來?」海壽要守夜,正坐在石墩上喝茶末子提神,笑眯眯道:「你們主僕怎麼都像見了鬼似的,慌裡慌張。」

  采悠聞之,鬆了口氣,顧不得和人寒暄,直往屋裡去。

  入了裡屋,見青橙已換了衣衫,綰着圓髻,盤腿坐在炕上。

  采悠屈了屈膝,道:「小主怎麼不等一等奴婢就回來了,可把人嚇死!」

  青橙神情恍惚道:「哦,在那裡撞見一個男人,暗沉沉的看不清楚,也不知是太監還是侍衛,怕被人瞧見說不清楚,就自己回來了。」

  畢竟是主子,采悠有怨氣也不能說,她手腳麻利的將蓮花插入瓶中,道:「原本還想摘些蓮蓬,您不見了,奴婢只顧着尋您,就忘記了。」語氣里到底有些不滿,青橙素來寬厚,也不計較,道:「無礙。」又見她右耳的墜子不見了,便問:「你是不是把耳墜弄丟了?」

  采悠兩隻手往耳朵上一掠,略略露出驚訝之色,道:「恐是丟在御池邊了。」

  青橙道:「明兒你去尋一尋,若是尋得到便好,若是尋不到,我賞你一對好的。」

  恰巧凌蓉端了酥酪進屋,笑道:「小主要賞采悠什麼?」

  采悠怕她多想,忙陪笑道:「剛才去御池邊採蓮,小主撞見了生人,自己回來了,也不等一等我,害我尋她時將耳墜弄丟了。」

  凌蓉笑道:「如此,讓小主賞你一對值錢的,豈不更好?」

  采悠將辮子一甩,「虧你總想着值錢不值錢,那是我娘臨終前給的遺物,千斤萬兩也比不得的。」

  青橙聽采悠如此說,忙道:「明兒你也不必在跟前伺候,只管去尋耳墜要緊。」

  采悠應了一聲,遂將換下的花束拿出去扔了,洗了手臉,換過乾淨衣衫,方與凌蓉鋪設床榻,伺候青橙安寢。

  吳書來辦事極為利落,一早便將鍾粹宮各院子守夜的太監召去內務府問話,不過三言兩語,就猜出了大概。他不敢委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