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寶:神醫嫡女寵上天》[一胎二寶:神醫嫡女寵上天] - 第3章 退親

第3章 退親

四年後。

「你們江家到底是哪裡找來的人家?天底下有這麼糟踐人的父母嗎?小姐這生完孩子四年,覺都沒有睡好過,你們江家不聞不問,現在你們一句話就讓小姐回京城去退親?我呸,想帶走小姐,先從我老婆子的屍體上跨過去!」

江浸月是被門口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江浸月就聽見薛媽媽的嗓門扯的老大。

「薛媽媽這話說的,說的好像是我們大夫人不懂規矩一樣,到底是誰沒教養啊!還在家做大小姐時候就懷了野種,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的……」

「啪!」

「狗東西,小姐再怎麼說也是小姐,是你這樣的奴才能編排的?」

「你竟然打我!」

再之後就是各種粗話和婆子尖叫聲,順帶還有巴掌落在皮肉上面的清脆聲音。

江浸月下了床站在窗口,就看見薛媽媽站在門口,跟門外一個穿着醬紅色長衫的婆子撕打在一起,別看平時柔弱的薛媽媽哭起來跟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淚人一樣,但只要是打起架來,手上那力道對着誰都絕對是佔上風的。

眼看着差不多了,江浸月站在窗口,適時的開口了,「薛媽媽,怎麼了?」

所有人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被薛媽媽堵在門口的那個婆子訕訕的收回好巴掌,站在門外,對着江浸月的方向福了一福,「見過小姐。」

江浸月壓根不認識這個婆子,只得讓人先進門說話。

婆子身後還停着一輛馬車,兩個粗壯的大漢,也不知道是車夫還是江家派來抓江浸月的打手。

江浸月還沒睡醒神兒,把人叫了進來,她就躺回了床上,只露出了一雙沒什麼情緒的眼睛,旁人看着反而以為她被剛剛那場面嚇到了,怯弱的躲了進去。

來人是江浸月繼母身邊的一個老婆子,姓符。這符媽媽臉上脖子上掛了不少彩,髮髻也散了,進來就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只說了一句,「二小姐,遠山候夫人讓您親自回去退親,您與宋家的親事是老爺當年酒席上的醉話,當初定娃娃親的時候,宋家只是單單下五品小武將,如今宋家老爺沙場上軍功了得,二十年來,一路高升封為了遠山侯,二小姐您自然是應該懂得,嫁娶都要講究門當戶對……更何況您現在……」

符媽媽說話直白,刺稜稜的看着江浸月。

更何況江浸月還未婚先孕,破了身子不說,還生了兩個孩子,兩個孩子今年都四歲了,哪裡有臉能嫁進遠山候府這樣權勢顯赫的人家?

江浸月當然懂。

薛媽媽站在江浸月的床邊,冷哼了一聲,反口譏諷,「符媽媽真是年紀越大臉越大了,當年這親事定下跟老爺一點關係都沒有,老爺一個上門女婿能有幾斤幾兩?人侯爺都是看在我們大夫人和老夫人的面子上主動求親的,兩家都去了官府簽訂了公文,怎麼?如今爵府里那位姨娘就這麼按捺不住,想拉扯下小姐,讓自己的女兒去頂替攀附?」

符媽媽被薛媽媽這一張嘴刺的臉色快跟身上衣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