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的法師小姐才不會是個男孩子》[優雅的法師小姐才不會是個男孩子] - 第4章 理性而又充滿智慧的狼群

「你在幹什麼?」

看着林默然忙碌的樣子,林白好奇的問道。

林默然不說話,自顧自的低頭尋找着什麼,不時扒拉一下腳下的雜草。

林白:?

林白直接疑惑。

「說話呀!」林白終於忍不住了,早就把之前所謂的「絕對不說話」拋之腦後了。

「不生氣了?」林默然眯起眼睛,一把拽下一團雜草放到了褲兜里,表情很是滿意。

林白想罵人。

「不生氣了。」林白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決定還是委屈一下自己。

「找能夠生火的草。」

「生火做什麼?」這就觸及到林白的知識盲區了。

「笨蛋,不生火的話我怎麼過夜?再說我洗了衣服以後沒有火的話不得凍死?」林默然覺得林白絕對沒有看過貝爺的節目。

「那你為什麼不幹脆找到河之後在原地找材料呢?」

「河邊的草潮濕,不好生火,所以就提前準備了。」林默然覺得林白簡直就是一個十萬個為什麼。

林白有十足的把握林默然一定在嘲笑她,不過她沒有回嘴的餘地。

笑死,根本不懂。

「你怎麼連這點生活常識都不懂?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冬眠了幾萬年的老太婆了。」林默然一逮住機會就進行嘲諷,不給這個差點害死自己的人好臉色看。

「瞎……瞎說!我才不是老太婆!美少女的事能用年齡來衡量嗎?」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根本就用不上這些低級的知識而已」,什麼「區區渺小人類的智慧罷了」之類,引得林默然大笑起來,草原上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那您有何高見?」林默然真想笑。

「切,生堆火什麼的都是小兒科啦!我只要一個火球下去……」林白正嚷着,突然不說話了。

「你還火球呢,你總不能會魔法吧?笑死我了。」林默然覺得對方可能還沒斷奶,幼稚的很。

「你瞧不起誰呢?」少女急眼了,「行,別再找我說話了,寂寞死你,孤單死你。」

又來了。

林默然翻了個白眼,不去理會,繼續進行自己的工作。

反正他算是摸清楚林白的脾氣了,就是一個死傲嬌+話癆,現在不理她,過不了多久就又忍不住來問這問那的了。

林默然掂量了一下鼓鼓囊囊的褲兜,尋思着差不多了,又撿了一根看上去還算結實的木棒還有一塊較軟的木頭,再次踏上了尋找河流的旅程。

林默然是在夜晚被帶到這裡的,可他醒來以後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經過一下午的尋找,當他終於找到一條小河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了。

林默然來不及多想,趕緊找了個還算平坦的地方準備生火。

他先用木棍在木頭的邊緣處鑽出了一個倒V型的凹槽,然後在凹槽的旁邊木頭的下面放上了自己尋來的雜草,接着就開始鑽。

「我說你這能行嘛。」眼見林默然鑽的雙手通紅還沒有半點火星子,沉寂了許久的林白又開始指指點點了。

「不行也得行。」林默然沒有懈怠,依然鑽着,「真指望你給我丟個火球?」

「切,你求我我也不幫。」林白不滿道。

但林默然暫時沒空理她。

拜託了貝爺,助我一臂之力吧!

林默然心中這樣祈禱着,就看見雜草處冒出了些許黑煙。

蕪湖!有效果了!沒想到第一次生火就這麼成功,貝爺你真是我的偶像!

林默然眼前一亮,手中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居然真的給你生起來了?」林白驚訝道。

「哼哼,這可是人類的智慧!」林默然見火星越來越大,趕緊用床單將周圍的風擋住,小心翼翼的小口小口的向雜草吹着氣。

見第一縷火苗終於冒出頭來,林默然鬆了口氣。

「成功了!成功了!」林白高興的像是個幾萬歲的孩子。

「別高興的太早,這只是引火物而已。」林默然不敢懈怠,趕緊找來一些還算乾燥的枯樹葉,枯草,枯樹枝之類的東西往引火物上慢慢加。

見火勢慢慢穩定下來,林默然心踏實了不少。

「好了,火生起來了,現在該洗衣服了。」林默然說著脫下了身上充滿血污的上衣,正要脫褲子的時候身體一僵。

「你……你可別偷看嗷。」林默然嚴厲警告林白不要貪圖自己的美色。

「誰要看你啦!」林白直接炸毛,「除非忍不住。」

林默然:?

說得好,下次不準再說了。

「我不看就是了,快去吧快去吧。」林白心中充滿了鄙夷,誰樂意看你啊!

「好吧,其實我喜歡女孩子。」林白見林默然還是不肯動,祭出了殺手鐧。

然後林默然火速脫掉了褲子。

「我說什麼你就真信了?」林白感覺林默然這孩子是不是太好騙了一點,自己下次應該問問他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

「我信。」林默然一臉我誠實我驕傲的樣子,「因為我喜歡女孩子貼貼。」

這下輪到林白不會了。

她直接好傢夥。

不過她確實喜歡女孩子,這倒是沒錯。

於是林默然在黑暗到來之前火速洗好了衣服,然後放在火堆旁等待晾乾。

當然,剛洗了的衣服在短時間內肯定是幹不了的,不過林默然也沒別的辦法,總不能光膀子睡一晚上吧,於是他沒過多久就再次穿上,因為天色已晚,他有點小冷。

他現在很慶幸自己沒有在前一晚的暴雨中感冒。

幹完所有事之後,疲憊感在一瞬間席捲林默然的身體,經過了一天的長途跋涉之後,林默然現在只想睡覺。

於是他用床單將自己裹成一團,躺在了草地上。

好在這裡的草還算軟,林默然睡的也不至於太難受。

「晚安,瑪卡巴卡。」林默然的胡言亂語讓林白直接疑惑。

這又是什麼新品種人類?

但林默然已來不及回答她的問題,身心俱疲的他幾乎是一瞬間就睡著了。

林白只能強行忍耐自己的好奇心。

草原上,一團篝火成了茫茫黑暗中唯一的光。

近百公里之外……

一群狼正在一個山洞裏圍在一起,似乎在開會。

「什麼!七風死了!(

猜你喜歡